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沙灘》與後現代劇場
陳恆輝

《沙灘》與後現代劇場

三月十日下午,筆者在文化中心大劇院觀看《沙灘上的愛恩斯坦》(以下簡稱《沙灘》),一個等待二十多年的演出。沒有劇情及邏輯的包袱,我能夠專注地享受劇場的當下。這部作品被譽為後現代主義劇場經典,所以若寫一篇「演後拆解」,不妨先從後現代主義劇場特征談起。

後現代主義劇場特征

後現代主義劇場有兩個重要特征:反敘事及分裂的意象。

反敘事指最簡單的線性布局及結構沒有了,劇場完全與文學戲劇絕緣,沒有什麼戲劇故事可言。亞裏士多德在《詩學》中著重的「人物模擬」及「布局」等都被拋棄,而「殘酷劇場」提倡人阿陶(Artaud)寫的理論卻成為六、七十年代前衛劇場人必讀的「聖言」。於是,在劇場裏呈現的並非「起」、「承」、「轉」、「合」,而是一場又一場的儀式般的景象。

分裂的意象指基本的敘事結構沒有了,布景/裝置、音樂/聲音、演員/表演者及語言/文本等構成互不關聯的意象。語言或劇本可有可無,演員不再創造及扮演角色,只化成為一個符征。整個演出既像夢,也像一個精神分裂的狀態表述。舞台上意象紛紛,恍如滿地破鏡的碎片,觀眾要將它們自由拚合。舞台就像一幅巨大的「剪貼畫」,有些畫面可能未說一語,卻能刺激觀感神經,帶入自我想象及詮釋的領域。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17th Apr 2013 | 巴索里尼特集 | (186 Reads)

一個人的巴索里尼
陳恆輝

1001 Nights of Pasolini Rerun

每一次再遇,都是重新認識……

已故意大利詩人、電影導演巴索里尼的一生不但傳奇,他的作品多年來更惹人爭議!他的作品深具寓言的風格,透過離奇古怪的故事諷刺極權分子的專橫及資產階級的剝削。

三年前,我完成了《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這個演出,亦獲得第三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及最佳舞台效果提名,但我一直有種「未完結」的強烈感覺,所以一直也等待著機會將她重演。在這段期間我也在想,如果要重演,是「重覆演一次」還是「重頭再創作,然後演出」?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12th Mar 2013 | 巴索里尼特集 | (176 Reads)

《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重演)
1001 Nights of Pasolini (Re-run)
《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重演)

粵語演出In Cantonese

香港大會堂劇院 Theatre, Hong Kong City Hall
19-20.4.2013(五至六)8pm
20-21.4.2013(六至日)3pm
$180, 120

首演獲提名:
第三屆香港小劇場獎 最佳導演
第三屆香港小劇場獎 最佳舞台效果

真正的殘酷來自事物本身,是生活的本質使人恐怖。──巴索里尼

拆解 重組 重新演繹 向備受爭議的詩人導演巴索里尼致敬

1975年的11月2日,世界著名的意大利電影導演巴索里尼在羅馬郊外遭人謀殺。他頭部被重擊,屍體被車子輾過、壓扁,而兇手竟然是一個17歲少年……

 (閱讀全文)

中學教育劇場之香港日佔時期
Secondary School Theatre-in-Education Project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Hong Kong

中學教育劇場之香港日佔時期

由優質教育基金撥款,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策劃及推行,專為高中生而設的「中學教育劇場之香港日佔時期」將於2013年01月正式開展。由2002年開始至今,本團所製作的教育劇場均獲得學界和報界的熱烈關注和支持。由計劃所衍生出版及製作的教育劇場手冊及戲劇教學專輯,亦獲得同業的高度評價。
 
今學年本團將把計劃進駐中學實行,誠邀學校參與別具一格的教育劇場計劃。是次計劃以「香港淪陷」為題,讓學生認識及瞭解香港日佔時期的背景及情況之餘,亦讓學生置身淪陷期間的場景及戲劇情境之中,體驗戲劇衝突,為角色人物解決困難,讓他們反思歷史,同時亦進一步增強他們對人與事的批判思考能力。
 
計劃項目包括:

教師培訓工作坊
前後置戲劇教學視導
《香港淪陷》教育劇場演出
出版教育劇場教學手冊
製作戲劇教學專輯光碟
舉辦座談會及展覽
 
查詢:2784 7938
下載申請表格

※ 計劃由「優質教育基金」全數撥款資助,費用全免。參與名額僅為八至十間學校,報名從速!


alicetheatremagazine | 5th Dec 2012 | 漢德克特集 | (183 Reads)

彼德‧漢德克論「說話劇」
黃穎文 譯

Peter Handke

「說話劇」為沒有畫面意象場景的演出,因此類演出不設任何世界的圖像的描繪。它不以圖像場景示意世界,而是用語言;說話劇的語言並不指向一個言外之物的世界,而是達致一個在語言裡的世界。構成說話劇的語言不帶任何世界的景象,而只有其意念。說話劇之所以具戲劇性,全因它運用了現實裡最自然的表達模式。它只採用真實說話自然的用語;即是真實生活中會隨口說出的說話模式。說話劇採用日常用語素材,如粗話、自我控訴、認錯、證言、質問、辯護、藉口、預言、求救等。所以此劇種需要作直接交鋒,最低限度都要有一人在聽;否則演出就不會自然,就如被作者騎劫了觀眾的思想。我的說話劇就是要達到這個程度的劇場作品。這些作品就是要反諷地模仿所有對劇場而言最必然不過的運作模式與行動。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3rd Dec 2012 | 漢德克特集 | (161 Reads)

彼德‧漢德克論《觸怒觀眾》
黃穎文 譯

Peter Handke

《觸怒觀眾》並非是一齣反劇場的戲。它是要挑戰劇場的本質。它甚至不是一齣挑戰劇場的本質的戲,它只是一齣戲。《觸怒觀眾》既是一齣挑戰劇場本質的戲,亦是主張古往今來劇場本質的戲。只要劇場仍以故事作為做劇場的藉口,它仍繼續挑戰劇場的本質。本劇本身不以故事作為中介來創造劇場,它是無介面劇場。觀眾不用先進入劇情和不需要有跟他們有關的預設或後設經歷。在台上只有當下,而且亦是觀眾的當下。若然觀眾能主動留神,這個「當下」就能得到解讀。這也解釋了這戲跟觀眾的身體反應完全無關,而是在乎他們的反思。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25th Nov 2012 | 漢德克特集 | (118 Reads)

有關《觸怒觀眾》

觸怒觀眾

漢德克本來在大學讀法律,1965年他中斷了大學學習,開始專心從事寫作。當時,年輕的漢德克嚴厲地指責戰後德語文學軟弱無力甚至缺乏創新意識,拘泥於守舊的傳統。他的發言立即受到文學界所注視,並引起了很大的迴響。同年,漢德克發表了反傳統的「反戲劇」—《觸怒觀眾》(Offending the Audience)。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