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licetheatremagazine | 11th Sep 2009 | 貝克特特集II | (118 Reads)

貝克特進駐牛棚‧後台光影

導演(與編劇)的(對)話

A: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S:It's still a long way...
A: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S:Let's save this situation up for the last few days of
    rehearsal. We haven't got so far yet that we can be
    completely clear about this.
A: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
S:Yes, it's very good.
A:But it's still a long way, Sam, isn't it?

【全文含劇照及後台光影】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9th Sep 2009 | 貝克特特集II | (60 Reads)

貝克特走進〈人文廣場〉

2009年9月8日星期二接受OurRadio訪問,與張錦滿及台長梁錦祥一起詳談貝克特及香港的劇場文化等等。對談過程愉悅,多謝兩位主持的支持及鼓勵。就這樣…《貝克特的迴光與足跡》走進了網上文化電台。

OurRadio〈人文講場〉2009年9月9日

【或於 www.ourradio.hk 下載】

另一方面,愛麗絲進駐牛棚,展開技術彩排,導賞亦送往印刷,向首演進發!

如何繼續下去?當初不應該開始,不,應該開始。
--貝克特《無所謂的文本》


alicetheatremagazine | 9th Sep 2009 | 貝克特特集II | (223 Reads)

重構貝克特劇場經典畫面
IV
貝克持的詩意文字
《搖搖椅》Rockaby

Rockaby
最後
日子終結
終於要坐低
回光中坐低
窗邊
拉起窗簾坐低
好寧靜咁窗邊
唯一
望住其他
其他單獨
所有目光
四面八方
高高低低
第二個

【劇本選段】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8th Sep 2009 | 貝克特特集II | (393 Reads)

導演陳恆輝談如何初遇貝克特被薰陶
101藝術新聞
特約記者:陳楚珊

貝克特的迴光與足跡

貝克特(Samuel Beckett)是二十世紀最著名的荒誕劇作家,一向喜歡搬演西方劇場及文學經典的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繼07年以貝克特七個短劇製作《貝克特的無聲與呢喃》後,適逢今年貝克特逝世二十周年,劇團藝術總監兼導演陳恆輝與他的藝術團隊決定再接再厲,並且得到英國Curtis Brown Ltd及法國SACD授權翻譯及演出四個貝克特短劇。

發現經典

《貝克特的迴光與足跡》、《貝克特的無聲與呢喃》、《荒誕派劇場二重奏》、《卡夫卡的七個箱子》、《第三帝國的恐懼和苦難》,跟這些劇名有所聯繫的,甚至是劇作的原作者,就是卡夫卡、布萊希特、品特、伊奧尼斯高、貝克特……全部都是二十世紀西方最重要的劇場/文學大師。顯然易見,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偏好於演繹近代經典,但從劇團的名字可知,搬演經典他們可不是「搬字過台」,而是把劇場當作實驗室,在經典當中發掘可能。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7th Sep 2009 | 貝克特特集II | (132 Reads)

陳恆輝等待貝克特
香港《文匯報》副刊
文:尉瑋

文匯報文匯報

塞繆爾.貝克特(Samuel Beckett)是20世紀荒誕派戲劇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1969年,他因「以一種新的小說與戲劇的形式,以崇高的藝術表現人類的苦惱」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最為人熟知的貝克特作品,大概是《等待果陀》。

香港的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志在為觀眾帶來前衛和經典的作品,在消費文化盛行的香港,闖出另一條血路。去年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獲得評論界一片讚嘆,更奪得香港舞台劇獎四個獎項和第一屆小劇場獎五個獎項。今年適逢貝克特逝世二十周年,導演陳恆輝帶領一眾演員排演《貝克特的迴光與足跡》,帶來貝克特四個短劇,是繼2007年的《貝克特的無聲與呢喃》後的「貝克特系列」第二炮。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7th Sep 2009 | 貝克特特集II | (90 Reads)

重構貝克特劇場經典畫面
III
貝克持滿載符號的作品
《劇場速寫II》Rough for Theatre II

Rough for Theatre II

貝克持早期的作品之一,雖有傳統的架構,但也有「頑皮」的點子。總括而言,是一齣滿載符號的劇作,電燈、鳥籠、魷魚骨……而 A 及 B 兩個人物似曾相識,不禁會令人想起 Waiting for Godot 中的 Vladimir 和 Estragon。難道C也就是《結局》(Catastrophe)裡主角(Protagonist) 的雛型?


Rough for Theatre II, Rough for the World too
(節錄)
簡立強    方浩賢

Rough for Theatre II 是貝克特於1950年後期完成的。當時貝克特不但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苦難,更重要的就是要面對母親受著不同疾病及年老的折磨,最後母親亦不敵病魔,魂歸天國。雙親的離逝對貝克特的打擊非常大,貝克特更要用上相當的時間才能平復下來。但這些痛苦,卻令貝克特創作出更多的作品,而他的作品亦很多時對照他的生活體驗及經歷。

Rough for Theatre II 為例,C君的角色正正就像貝克特的母親一樣,承受著很多及不同的生理及心理病的折磨。更可悲的,就是C君的至愛親朋均認為他的存在是可有可無,不值一提,而且死不足惜。自殺似乎是C君必然的行動,但就在他要跳樓自盡的一刻,兩位調查員A(巴松),B(莫雲)來到C君準備跳樓的地方,對他能否繼續生存作出調查及議論。而最終的結論就是:「由他跳」。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5th Sep 2009 | 貝克特特集II | (90 Reads)

重構貝克特劇場經典畫面
II
貝克特最後一部作品
《何事何地》What Where

What Where

    1983年1月,在經歷了一段相當苦悶的時期之後,他給拉里‧謝恩伯格寫了一封信。信中說: “從未有過的無聊和空虛。我記得在卡夫卡的日記中有這麼一句話:‘種種花吧。未來已經沒有希望。’ 至少,他還可以種種花。我想他還是有東西可寫的。但是,我卻連一點靈感都找不到了。” (1)

就在這一年,他寫了最後一部舞台劇作《何事何地》(What Where) 。此作被稱為貝克特式的《1984》,但其氣氛及呈現型式等等亦可稱為貝克特式的《2001太空漫遊》。


貝克特的模擬系統
(節錄)
黎浩然       梁智聰

一如以往,貝克特對於自己所寫出來的東西,都不會多加闡釋。於這個劇本末段一句 “Make sense who may.”(2) 會是他對自己的創作的總括話語嗎?不作解釋,於是乎引申出很多不同的解釋,或許有人會堅持己見,有人會為自己所看到的、推斷到的,思考到的多加演繹,以求說服別人支持他的論調。然而,誰是誰非都不是重點,也不是貝克特所介懷的,只要按著他的東西,相信他的東西,千奇百種也會有可能呈現觀眾眼前。一件偉大的藝術作品,又何止一個門路。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