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licetheatremagazine | 26th Jan 2010 | 卡夫卡(重演)特集 | (110 Reads)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重演
演出片段


edited by Reeve Tang
music by Vincent Pang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Alice Theatre Laboratory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重演
Seven Boxes Possessed of Kafka (Re-run)

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2009年12月4至6日

荃灣大會堂文娛廳
2009年12月12至13日

主辦: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製作: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為藝發局資助團體)
指定髮型監督:Salon Go Ahead


alicetheatremagazine | 26th Jan 2010 | 卡夫卡(重演)特集 | (86 Reads)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重演
劇照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平凡本身便是一種奇蹟!我所做的祇是將它記錄下來吧了。
也許,我也把事件照亮了一些,
好比半暗的舞臺上的照明燈一樣。
-卡夫卡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1st Dec 2009 | 卡夫卡(重演)特集 | (235 Reads)

卡夫卡 vs 卡夫卡
黎浩然

Hermann Kafka   Franz Kafka

法蘭茲‧卡夫卡被譽為二十世紀文學的先軀,對後世文學家影響深遠。那麼,在卡夫卡的一生中,誰又在影響他呢?

就是另一位卡夫卡──他的父親:赫曼‧卡夫卡。

赫曼‧卡夫卡是一位商人,亦曾做過肉檔老闆。在《給父親的信》裡,卡夫卡形容自己家族是「強壯、健康、胃口好、支配力、能說會道、自滿、自足、有優越感、沉著果斷、有鑒別人的能力,有一定慷慨大度」,但他覺得自己父親與其他叔叔卻有不同。父親是「突然的暴躁」,而其他叔叔則較快樂、精神飽滿、無拘無束以及逍遙自在。卡夫卡認為這些不同是構成對別人危險的原因 。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30th Nov 2009 | 卡夫卡(重演)特集 | (233 Reads)

Preview
Seven Boxes Possessed of Kafka

Time Out Hong Kong, No.42

Seven Boxes Possessed of Kafka
Fever dream Kafkaseque drama

Sha Tin Town Hall, Cultural Activities Hall Fri 4-Sun 6;
Tsuen Wan Town Hall, Cultural Activities Hall Sat 12 & Sun 13

Collapsing hopelessly on his sickbed, a decrepit father drowns out his fears and summons his last strength to condemn his son to death. This prize-winning Cantonese play by Alice Theatre Laboratory opens with Kafka's short story, The Judgment, presented in a way that is so absurd, surreal, and Kafkaesque that it captures modernity in all its violence and absurdity.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27th Nov 2009 | 卡夫卡(重演)特集 | (469 Reads)

卡夫卡未完的城堡
簡立強

Joseph K & Mr K

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你,若走進城堡,你會看到甚麼?會有甚麼感覺?現在先讓我們回到十九世紀,一起走進卡夫卡的城堡,看看你會看到甚麼東西。

卡夫卡的城堡就在村的山上,它像一隻巨獸冷漠地、威嚴地高踞在那兒。城堡所管轄的小村亦有冰冷的感覺,而城堡內亦有數不盡的部門、階級,就像一個龐大的官僚機構。城堡這個故事亦由一位名叫K的外鄉人,自稱受城堡聘請的土地測量員,來到城堡報到開始。這似乎是不俗的開始,雖然K要離鄉背井,走到陌生的城堡工作,但始絡是受聘於城堡,應該會有不錯的待遇,但K卻不知走進城堡的一刻,惡夢亦隨之而來。首先是村民冷淡的對待,還有經過K多番努力也不能與城堡堡主見面!接著,原來聘請一事只是部門間溝通出現錯誤,城堡根本不需要土地測量員!其後,城堡為了安置K,於是安排他做校工!這不就像經常發生在我們身邊嗎?在龐大的官僚制度下,若要到A部門投訴,A部門就話不是他負責請到B部門;然後到B部門,B部門就話不是他負責請到C或到A部門!這不就像K一樣被不同部門踢來踢去嗎?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23rd Nov 2009 | 卡夫卡(重演)特集 | (758 Reads)

卡夫卡的情人
黃懿雯

Felice Bauer     Julie Wohryzek       Milena Jesenská      Dora Diamant
  Felice Bauer     Julie Wohryzek    Milena Jesenská    Dora Diamant
菲莉絲              尤麗葉                 米蓮娜                 朵拉

第一部接觸卡夫卡的作品是小說《審判》(純粹因為導演安排而先從這部作品入手)。因為自己將要負責的是當中的女角部份,故特別留意當中的女性角色。故事中的主角K先生被無故拘捕後,身邊不停出現了許多陌生人,包括許多女性,他們大都喜歡K,甚至主動向他獻媚。很自然地,大家都會想到小說中的K,就是卡夫卡自己本人,又或者是他幻想中的自己,K先生的感情世界似乎是那麼豐富又反覆,那麼出現在現實中卡夫卡身邊的又是什麼人?經過一連串的資料搜集後,他的愛情生活,跟他與父親的關係,以至他的寫作生涯,彼此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婚姻 – 為了擺脫父親

卡夫卡是一個非常渴望愛情,甚至組織家庭的人,他曾說過:「沒有一個中心,沒有職業、愛情、家庭、養老金,這就意味著沒有在世界上站住腳。」然而,終其一生卻只有情人、未婚妻,卻從未出現過一段真正的婚姻。他跟兩位女士三次訂婚,卻又三次解約,在他第三次訂婚卻又遭到反對後,他完成了《致父親》,並在信中坦然這悲劇與其父親的關係。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21st Nov 2009 | 卡夫卡(重演)特集 | (320 Reads)

卡夫卡的完全變態
梁智聰

排練《蛻變》(The Metamorphosis)中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重演
排練《蛻變》(The Metamorphosis) 中

「完全變態」是生物學的一個名詞,說的是昆蟲成長的過程,由卵、幼蟲、蛹,直至成蟲這四個階段,當中蝴蝶和獨角仙等便屬於這一類。牠們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可說是成蛹的階段。在這個時期牠們會停止進食,而且看起來一動也不動,但事實上牠們正在蛹殼裡頭努力掙扎和長大,期望有天能破蛹而出,在新世界裡獲得自由。

法蘭茲‧卡夫卡:「兩種選擇:做你自己,或者安於現實。後者是一種願望的滿足,因此是怠惰的;前者是一個起點,所以是行動的。」(1) 我相信卡夫卡是選擇前者的一份子。他就在蛹殼裡。成蟲的願望是他最大的原動力。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