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licetheatremagazine | 17th Apr 2013 | 巴索里尼特集 | (186 Reads)

一個人的巴索里尼
陳恆輝

1001 Nights of Pasolini Rerun

每一次再遇,都是重新認識……

已故意大利詩人、電影導演巴索里尼的一生不但傳奇,他的作品多年來更惹人爭議!他的作品深具寓言的風格,透過離奇古怪的故事諷刺極權分子的專橫及資產階級的剝削。

三年前,我完成了《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這個演出,亦獲得第三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及最佳舞台效果提名,但我一直有種「未完結」的強烈感覺,所以一直也等待著機會將她重演。在這段期間我也在想,如果要重演,是「重覆演一次」還是「重頭再創作,然後演出」?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12th Mar 2013 | 巴索里尼特集 | (176 Reads)

《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重演)
1001 Nights of Pasolini (Re-run)
《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重演)

粵語演出In Cantonese

香港大會堂劇院 Theatre, Hong Kong City Hall
19-20.4.2013(五至六)8pm
20-21.4.2013(六至日)3pm
$180, 120

首演獲提名:
第三屆香港小劇場獎 最佳導演
第三屆香港小劇場獎 最佳舞台效果

真正的殘酷來自事物本身,是生活的本質使人恐怖。──巴索里尼

拆解 重組 重新演繹 向備受爭議的詩人導演巴索里尼致敬

1975年的11月2日,世界著名的意大利電影導演巴索里尼在羅馬郊外遭人謀殺。他頭部被重擊,屍體被車子輾過、壓扁,而兇手竟然是一個17歲少年……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3rd Nov 2010 | 巴索里尼特集 | (79 Reads)

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
1001 Nights of Pasolini


演出片段:Reeve Tang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黑盒劇場
Hong Kong JCCAC Black Box Theatre
2010年6月10至13日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20th Jun 2010 | 巴索里尼特集 | (121 Reads)

一封給巴索里尼的信
及座談會照片

Pasolini

親愛的巴索里尼

雖然您的案件能否真正重開,還是未知之數,但您會知道我們為您所做的一切。

在今次的演出中,我們收到很多問卷,當中有很多觀眾原來從未看過您的影片,但相信演出過後,他們會開始認識您。雖然您的影片有些較為艱澀,但從問卷中,他們亦表示能夠解讀某些符號。他們喜歡《定理》的片段,也喜歡《豬欄》的片段,就是這兩個出自您手筆的寓言故事令他們感受最深。

我們相信最了解我們盒中盒結構的,就是您了。

巴索里尼,因為您的精神,我們無懼前往。

說出真相的人,是不會死的。

所以,您仍然生存。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19th Jun 2010 | 巴索里尼特集 | (124 Reads)

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
1001 Nights of Pasolini
劇照

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

你們,
向永恆的生命挑戰,
成了一文不值和無可救藥的人,
成了無人問津的廉價品,
你們高談闊論,
沒有品味,
豈不是浪費青春。--巴索里尼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12th Jun 2010 | 巴索里尼特集 | (116 Reads)

巴索里尼傳奇舞臺延續
思想超脫時代 作品深入人心

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

【大公報訊】記者鍾麗明報道:

意大利電影導演巴索里尼一生撕裂於兩極之間,既是詩人,也是世界禁片之首的導演;生在法西斯軍官之家,卻信奉共產主義;他的思想超脫時代,但他的作品走入大眾。他的電影予人激進、解放的意味,題材十分具爭議性,他的死至今仍是一個謎。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將演繹巴索里尼的傳奇故事,將其沉睡多年的憤世怒吼在舞台上延續。

愛麗絲演冷僻題材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繼《卡夫卡的七個箱子》三度公演,在港滬兩地大受歡迎後,今次原班人馬將再以「編作劇場」手法,向冷僻艱澀題材挑戰,創作《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以巴索里尼的生平和電影作品,探索其電影哲學。

 (閱讀全文)

alicetheatremagazine | 11th Jun 2010 | 巴索里尼特集 | (111 Reads)

死亡‧出路
梁智聰

巴索里尼的千零一個夜晚

關於巴索里尼的電影……

有人說它有著「全反」的概念。意謂反極權、反資本、反共產、反宗教……

有人說它找不著出路。

有人說它充斥著死亡。

有人說它所指示的死亡是一種獎賞(1)。

巴索里尼曾就死亡寫下了這麼一段:

「所以死亡是絕對必要的,因為,只要我們還活著,我們即缺乏意義,而我們生活的語言……則依然無法被轉譯──各種可能性所構成的無秩序的混亂狀態,對於種種關係和意義的探求……死亡變成了我們生命中一個令人眩惑的蒙太奇。亦即,它選擇出這個生命中真正具有重要意義的時刻(不可能再被其他可能的矛盾或支離破碎的時刻所改變),並將它們相互連結起來,同時將我們無限的、易變的,以及不確定的現在──因此是一個無法通過語言加以描述的現在──轉變成一個清晰、隱定和確定的過去──因此是一個可以通過語言(正是通過普遍符號學的架構)完整地加以描述的過去。幸虧有了死亡,我們的生命才得以表現出我們自己。」(2)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