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icetheatremagazine | 16th May 2009 | 戲劇教育 | (496 Reads)

革命的預演 ── 奧古斯圖.布艾
陳恆輝‧陳瑞如

Augusto Boal

  「我,奧古斯圖‧布艾,我希望觀眾發揮演員的作用,侵入到角色和舞台中,占領他的空間,展示結局。」(1)

背景

  奧古斯圖‧布艾 (Augusto Boal, 1931-2009),是一位出生於巴西的資深編劇、導演及劇場理論家。他和朋友創立了「阿利那劇場」(Arena Theatre),於50至60年代不斷鑽研屬於民眾的戲劇。

  由於當時巴西人民飽受社會政治及民生等問題困擾,布艾便嘗試利用劇場去推動革命運動,但亦因此令他被政府拘禁,甚至拷打虐待。他和布萊希特一樣,是一個過著「流亡生涯」的戲劇家,他到過的國家有秘魯及阿根廷等等。

  1974年,布艾所寫的戲劇論文集《被壓迫者劇場》(Theatre of the Oppressed) 出版,奠定了布艾在劇壇的革命先鋒的地位。

被壓迫者的詩學

  「劇場原本是狂歡的酒神歌舞祭:人們自由自在地高歌於戶外,像嘉年華會、歡樂的慶典。
  
  後來,統治階級掌控了劇場並築起高牆。首先,他們區隔人們,將演員與觀眾分開:分成演戲的人與觀戲的人──歡樂的慶典於是消失了!其次,他們自演員之中,將主角從群眾裡抽離,壓制性的馴化於是誕生!
  
  現在,被壓迫的人們解放了自己,並重新創造了自己的劇場,一道道的藩籬高牆勢必將被推翻。」
(2)

  活在極權政治底下,布艾眼見巴西人民活在水深火熱中,不僅貧窮,生活的環境更是糟透,再加上政府的強權威壓,人民失去了自由。他們極需要改善環境和生活狀況,但他們應該如何做?布艾希望透過戲劇去尋找「出路」。
  
  這種能幫助人民的戲劇並非傳統一般的戲劇──觀眾坐在觀眾席上,籍著劇作者的巧設佈局、演員出神入化的演技,不自覺地融入角色中,透過移情作用洗滌心靈,然後帶著一股強烈的感情及感動離開劇場。布艾認為,這是一種強而有力的壓制系統,觀眾只是被動地接受舞台上所傳達的訊息。
  
  布艾更指出,這種系統源於古希臘戲劇,並由權威亞里斯多德提倡,目的是要淨化人們反社會的質素。長此下去,觀眾就會被「洗腦」及「催眠」,失去思考能力。但其實,戲劇的本源來自祭典,是每一個人也有權利去參與的。他說:「演員和角色應該還是繼續控制著舞台,控制著他的領地,而我就在觀眾席裡保持靜止不動?……侵入是必須的!觀眾應該不僅是解放自己的批判意識,而且還解放自己的身體。侵入舞台並改變那裡展示的形象。」(3)

  他認為觀眾應該體現角色,並且佔領角色,取代角色:「不是聽從他,而是引導他,指出你認為是正確的道路。」(4) 於是布艾創立及發展他的「被壓迫者劇場」的美學,希望通過戲劇,教導人民以不同的角度去看現實生活,並探索改善生活的可能性。換句話說,就是利用不同的方法及劇場活動,讓參與者/人民走上舞台,將現實視為一種演出,並且通過「行動」去改變它。

  「使劇場可以被任何人所使用,不論是否具有天分。」(5) 布艾如是說。

  「被壓迫者劇場」發展了很多新的戲劇形式去讓民眾參與,現列出三種最常用的技巧及方法:

  一、 形象劇場 (Image Theatre)
  二、 隱形劇場 (Invisible Theatre)
  三、 論壇劇場 (Forum Theatre)

形象劇場

  參與者選擇一個主題,然後利用自己的身體及其他參與者的身體,塑造出不同的靜止視像/定格 (Still Image) 去表達出對主題的經驗及感受。
  
  這樣,參與者無需通過語言及文字,就能把自己的意見呈現出來。正所謂 “a picture paints a thousand words”(6) 塑像有時比語言文字更能貼近真實感覺,將潛意識通過「雕塑」呈現出來。
  
  「形象劇場」亦分為三個步驟:第一次的塑像是「現實形象」(actual image)、第二次是「理想形象」(ideal image),最後是「轉化形象」(transitional image),籍此表現出由第一個「現實」到另一個「現實」之間的可能性。布艾說:「就是如何實踐改變 (change)、轉變 (transformation)、改革 (revolution)……」(7) 亦即是通過一連串的練習,引發參與者身體力行,去改變現實。

隱形劇場

  所謂隱形劇場,就是把劇場放在現實生活中。演員由劇場走到街上,主動營造事件,以激發民眾討論。布艾說:「隱形劇場的表演是發生在非劇場的自然環境中、在一群非觀賞者的民眾面前。」(8) 發生/演出的地點可以是市場、餐廳及車廂等。總之就是要人多聚集的地方,好把更多人捲入事件當中。以往布艾和演員就試過在阿根廷的餐廳裡,安排演員坐在不同的位置,其中一位演員吃罷不付賬,以激發餐廳內的群眾一起討論當地保障國民不致挨餓的法律;又試過在比利時某超級市場付款處,引發大眾討論有關物價上升及商人謀取暴利等問題。

  這些戲劇,就正如布艾所說:「人物是真實的,事件是真實的,行為反應也是真實的。隱形劇場並非在劇院中進行,參與的觀眾也不知道自己是觀眾。」

  布艾還指出,演員絕不能露出馬腳,顯露自己演員的身份,才能掌握這種劇場形式的「隱形」特性。而那班參與者 (普羅大眾),布艾冠以「觀演者」(spect-actor) 的名號,因為他們既看著事件發生,亦投入去參加論戰。

  「以劇場去引起爭論,將人們集合一起,以論壇形式去探討問題,找出答案。」(9)

論壇劇場

  觀眾提出一個他關心的問題,然後演員用大約十五分鐘的時間去即興排練,並且假設問題的解決方法,最後將它表演出來。

  演出完結後,觀眾會一起檢討那個解決方法是否合理。這時,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意見,於是演員告知各位,他們現在重演一次,和第一次完全一樣,但是其他觀眾有權上台去取代任何一位演員,並將自己認為正確的解決方法,透過身體力行去實現出來。

   旁觀者 (spectators) 在適當的時候介入,取代原來的角色,身份已不再是旁觀者了,而是「觀演者」。如果他的解決方法並未得到大家認同,或是其他人有更好的方法的話,戲劇便要重新開始,新的「觀演者」代入事件中的角色,用他的觀點及方法,嘗試將事情解決。
  
  「每個人都可以提出任何的解決辦法,但是必須在舞台上完成它,在台上工作、表演、處理事情,而不是舒服地在觀眾席上講。」
(10)

  以上三種「劇場」經由布艾的不斷發展,因應對象的不同需要,亦產生不同的變化。

革命的預演

  布艾受布萊希特影響,但前者客觀地指出後者理論的不是之處:「在布萊希特的戲劇中,存在著舞台與觀眾席不傳導的關係。舞台是屬於角色和演員的。即使劇作家批評角色所表演的行為時,也是劇作家或演員在批評──而不是觀眾!」(11)
  
  布艾比布萊希特再行前一步。布艾不但要人思考,亦要「坐言起行」,通過劇場去嘗試改變世界,他說:「或許劇場本身不是革命性的,但它的確是一種革命的預演 (a rehearsal for the revolution)。被解放的觀賞者,作為一個全人,踏出了行動的步伐。不論這樣的行為是否為虛構的;重要的是它是一項行動!」(12) 
  
  著重觀察、反思及行動,正和教育戲劇 (Drama in Education, 簡稱 DIE) 的宗旨不謀而合。布艾的形象劇場的「靜止視像」亦常引用到課室戲劇之中。
   
   此外,論壇劇場的「互動」,亦刺激了教育劇場 (Theatre in Education, 簡稱 TIE),並引用這種形式去改良他們的互動參與的策略。

結語

  布艾曾經到世界各地去宣揚及發展他的理論,到訪的不只是第三國家及貧窮國家,亦會到歐美富裕國家去。因為富裕國家雖然不會被貧窮及被剝削等問題困擾,但還是有屬於他們的困難的。
  
  布艾已經離世了,有誰來接他的棒?

註釋:
(1) Augusto Boal著,賴淑雅譯,《被壓迫者劇場》(楊智文化,2000年),中文版序,第16頁。
(2) 同(1),第161 頁。
(3) 同(1),中文版序,第15 頁。
(4) 同(1),中文版序,第16頁。
(5) 同(1),第165頁。
(6) Boal, Augusto (1998) Games for Actors and Non-Actors, tr. Adrian Jackson, London: Routledge, p.xx.
(7) 同(1),第188頁。
(8) 同(1),第202頁。
(9) 同(5), p.xx-xxi.
(10) 同(1),,第195頁。
(11) 同(1),中文版序,第14至15頁。
(12) 同(1),第166頁。

備註:摘錄自《戲劇教育:讓兒童在戲劇中學習和成長》(陳恆輝、陳瑞如著,嘉昱出版,2001年),第72-81頁。文章於2009年5月16日重新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