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icetheatremagazine | 7th Sep 2006 | 戲劇教育 | (2784 Reads)

Dorothy Heathcote的戲劇教學法Picture

引導非執導

每當一種革新的思想學說及形式體系出現時,必定成為當時被人談論及爭議的對象。例如布萊希特的史詩劇場經過後來的戲劇家及導演不停的探索、實踐及推廣後,已成為典堂級的戲劇形式,並不停影響後世。奧古斯圖‧布艾也一樣,他的學說還經常被人拿來與布萊希特比較。

每當一種革新的思想學說及形式體系出現時,必定成為當時被人談論及爭議的對象。例如布萊希特的史詩劇場經過後來的戲劇家及導演不停的探索、實踐及推廣後,已成為典堂級的戲劇形式,並不停影響後世。奧古斯圖‧布艾也一樣,他的學說還經常被人拿來與布萊希特比較。

在地球的另一邊,一位英國女戲劇教育家的教學法亦備受爭議,但她卻堅持信念,不停地實行她的方法。因她亦主張「抽離與思想」,所以亦有學者拿她來與布萊希特比較。

雖然她的出身是一位女演員,但她的戲劇教學非訓練演員和排練戲劇演出,而是著重戲劇活動中的過程。到現在,她仍不斷影響著世界上不同國家的戲劇教育家,甚至學校老師。在他們心目中,桃樂西‧希芙閣是崇拜的偶像,是仿效的對像,亦是成功利用戲劇結合教育的一名先鋒。

當初接觸到希芙閣的理論時,在腦海中會浮現一個高挑身型、戴上眼鏡的典型老師形像。直至在大學裡看到她的課堂錄影帶之後,才知道她的「盧山真面目」──一個在英國隨處可以碰到的平凡的女人。一個平凡的女人,發展了一套極不平凡的學說,帶給戲劇教育家一個革命性的衝突。

一、背景

桃樂西‧希芙閣(Dorothy Heathcote,1926年生)被譽為英國其中一位出色的教育家。於英國約克郡(Yorkshire)出生的她,在當地一所鄉村學校接受正統教育至十四歲。她夢想做一個出色的演員,終於在1945年,她入讀布拉福市立劇院學校(Bradford Civic Playhouse School)接受訓練,為未來演員的工作做好準備。

在劇場工作數年後,她於1950年受白賴恩‧史坦尼教授(Professor Brian Stanley)聘請到紐卡斯爾大學的教育學院(Institute of Education at Newcastle University)任教戲劇,直到1986年才退休。

她未接受過正統教學的訓練,史坦尼教授聘請她,是因為她那種無邪的視野,及不流於過份學術和學院派的表達方法,令她產生一種獨一無二的特質:她的語言和思想都是直接的,對社會擁有強烈的觸覺。

除了在英國為學生及老師授課之外,她也不斷到世界各地講學,各國的戲劇教育工作者無不受她的「方法」影響。

二、理論

她的學說和理念,受其他教育家廣泛地進行研究及審查,有的支持擁護,有的評擊反對。她的教學策略並不是創意戲劇(creative drama)、心理劇(psychodrama)及社會劇(sociodrama),而是要有意識地利用戲劇元素去教學──精確地帶出學生已知而未察覺的事。她稱為「建立學生內在的容量」──重質而不重量的優質教育。她的戲劇目標,是尋求經驗(experience),從而帶來感覺(feeling)及意義(meaning)。

課程取材於學習範疇,不著重故事和發展角色,反而著重解決問題,或者經歷特定的瞬間去獲取經驗,以透過戲劇去學習。她主張:「放慢步伐,讓學生進行反思和察覺他們自己內在的意識。」 她不是要學生去演戲,並不是要灌輸資料(information),而是引導學生發掘他們已有的知識,並加以運用。

以劇場元素作教學工具

希芙閣教授學生的,雖然並非表演技巧及劇場知識,但她利用了劇場元素作教學工具(Theatre Element as Tools):

  1. 焦點(focus)
  2. 張力(tension)
  3. 景象(spectra)

1. 焦點

希芙閣在授課時,必定集中焦點在某些東西上──它們可以是人、環境或事件,然後慢慢推進,細緻地描畫出/建構該事物的形象,令學生學習及思考得更集中和專注。

2. 張力

希芙閣經常運用不同的方法來製造張力,利用這種令參與者感到驚訝的力量,推動他們的興趣及動力去探索求知。

3. 景象

  • 黑暗/燈光──當戲劇活動需要一個黑暗的場境時,希芙閣不會叫學生關掉燈光,反而會拿著蠟燭及油燈來製造黑暗的幻覺,激發學生的想像力。
  • 聲音/安靜──希芙閣在不同戲劇活動的虛擬環境中,引導學生何時使用不同的聲音、靜態動作等方法去完成角色的行動及任務。聲音並非利用錄音帶及鐳射唱片中的聲效(sound effect),而是要學生用自己聲音或自己的方法創造。有一次她和學生進行一個有關怪物的戲劇活動,扮演怪物的學生發出的聲音不能嚇怕其他學生,於是她叫學生「無聲勝有聲」,在他們躲避的「城堡」外畫一個圓圈,令學生明白靜止無聲的力量,亦能做成恐慌。
  • 靜止/活動──在不同情況下,利用靜止或活動,再加上以上兩種景象,能夠帶學生到一個特別的時刻,充滿張力,從而發展學生的探索活動。

除了這些劇場元素外,希芙閣在帶領戲劇活動時,亦會給學生很大的自由。她要學生從問題中思考,找出解決方法;又細心地聆聽學生的說話,利用問題去引導學生,而非像傳統的教師般,直接傳授知識及信息。因為如果學生的意見得到老師重視,他們便會投入活動當中,願意全心成為參與者。上課前雖然她會設定好上課的內容,但她經常也會因應學生的反應而作出即興的改動。引導而非執導,如果老師像劇場導演一樣指導學生,學生便失去投入感。

摘錄自《戲劇教育:讓兒童在戲劇中學習和成長》(陳恆輝、陳瑞如著,嘉昱出版,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