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記得……
陳瑞如

      我記得從小就有強烈的模仿慾,喜歡扮演不同的角色,而且還會自導自演。最經典的一次就是扮演理髮師,還要兼演顧客,這個自己剪自己頭髮的舉動,當然令媽媽怒氣衝天……

      我的家人沒有一個與戲劇有半絲關係,但我從小卻與戲劇結下不解之緣。「扮演」是我小時的玩意,如今「戲劇」卻成為我終生事業。

      我的職業環繞「戲劇」。我喜歡嘗試從事不同的崗位,其中最愛當演員。除了演戲之外,其實還有很多戲劇工作都很有意義。這幾年,我專注戲劇教育的工作,它帶來的不只是滿足感,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愉悅。

      總覺得五年前的戲劇教育比較簡單和直接,也許我是將大部份時間放在小學生的身上吧!記得當時多是幫助學生組織校內小劇團,教授他們戲劇的知識和表演技巧,當他們要參加戲劇比賽時,教我和負責老師一起忙得不亦樂乎!那是一段多麼美好的時光!我永遠不會忘他們一張張流著汗水的笑臉和對戲劇與表演的熱情。

      再過了幾個年頭,「教育嚷著要改革」,政府開始大力提倡藝術教育,戲劇教育一時之間成為「潮流」,人氣指數升之快差不多成為「神話」!一直以來,戲劇像魔術一樣充滿神秘感,現在一旦與教育二字扯上關係,彷彿變得赤裸裸地呈現於人前、供人圍觀。加上本地人過份神化由外地所傳入的教學習式(即教學方法/策略),認為所有人也能教授戲劇。對於這種想法,我常會反覆思考,「這是健康嗎?這是正確嗎?」我從同工的口中,聽到有學校老師認為戲劇只是一種純為宣揚道德的教學工具,而以戲劇藝術為主導的戲劇課,卻是低層次的。唉!真糟糕!這到底是誰的錯呢?

      學習戲劇藝術和通過戲劇來學習,兩者是不可以分割的。戲劇始終是戲劇,是一門藝術。我們必須尊重和好好學習這門藝術,然後才能運用它,否則,你便是不愛戲劇。作為教者,不愛戲劇,又怎樣可以教授和引用它呢?

      無論如何,一切仍在變動中,唯一不變的是戲劇本身所潛在的教育功能。

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

摘錄自《戲劇教室:高小戲劇教育指南》(熱文潮,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