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戲劇──改變之鑰匙
陳恆輝 

      我愛玩具。玩具是一種令我感到快樂、滿足甚至減輕壓力的東西,以往如是,現在亦如是。模型──是我特別喜歡的玩具。將實體複製(無論是卡通漫畫人物抑或是寫實的人物、建築物或物件),是多麼有趣味的一件事啊!因為我可以擁有一個屬於我的世界。

      這些模型玩具對我來說,從小已不是拿來嬉戲那麼簡單。它們給予我一個天地,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我可以抽離,亦可以投入,更可以通過這個世界去反映我的現實生活。我有權力與能力去創造我的世界,編織一個個屬於自己和現實世界混合的夢……而這個夢可能比現實更加真實。

      我也愛模仿。我小時候非常害羞,只會私下在鏡前進行模仿的活動,直到有機會接觸戲劇這門藝術之後,才敢將模仿行為袒露於人前,於是我找到模仿的樂趣。模仿的快樂,並不是建基於相似與否這個問題上,而是在模仿的過程中,我開始認識那個被模仿的對象,同時也開始認識這個社會和學會關心「人」這種生物,從而去改變現實中的自己。

      「藝術反映人生,用的是特殊的鏡子。
        模仿是人的天性,戲劇是世界的模型。」

      當人進行模仿、重組和再現一件事的時候,戲劇便會出現。劇場是一個大器皿、一個大祭壇。雖然,劇場亦只不過是劇場,一個供人「看」的地方,看浮世之模型──「戲劇」。

      就因為戲劇是一個模型,觀看的人可以檢視這個複製物,從而引起思考與反省。造劇者通過創造的過程去審視、去批判、去利用人的天性去呈現戲劇。每一場戲都是一席之對話,當對話產生的時候,教育就開始孕育了。要使教育過程不致中斷,我們的戲劇不但要將事件複製呈現,還要是呈現成「人是可以改變的」!戲劇裡應該暗示著一條出路,一個希望,告訴大家世界是可以由人改變,而且可以變得更加美好,而一切就在乎「人是否願意改變」。參與者(造劇者和觀眾)由「認同」到「不認同」,進而「批判」及「反思」,這就是戲劇的主要教育過程,其「最高任務」就是作出行動去進行改變!

      至於能否達成這個「最高任務」,就要視乎每個人的「造化」。抑或直接地問:「人是否有足夠的毅力和勇氣去堅持這個信念嗎?」。

      戲劇是來自我們人類最原始的祭祀活動,現在是我們的娛樂。這一種歷史悠久的表演藝術,隱藏著一條可以開啟新世界之門的鑰匙。

      問題在於,誰正在操控這條鑰匙?而他又抱持著甚麼動機?

請記住古人的教訓:
一切歸善於對待的,比如說
孩子歸
慈愛的母親,為了成材成器,
車輪歸好車夫,開起來順利,
山谷歸灌溉人,好讓它開花結果。
(布萊希特《高加索灰闌記》第六場〈灰闌定案〉)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

摘錄自《戲劇教室:高小戲劇教育指南》(熱文潮,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