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實驗戲劇探索發展空間

實驗戲劇探索發展空間

 【大公報訊】實習記者李夢報道:在土瓜灣的工廠大廈中,有一片低矮的紅磚建築。由一扇不起眼的大門走進去,你會見到隨處堆放的舞台道具和牆上的塗鴉。這裡就是牛棚藝術村,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的牛棚劇場已在這裡「蹲駐」了整整十年。

十年前,剛創建不久的實驗劇團「前進進」致力於「教育劇場」創作,希望將劇場的影響力滲透至年輕觀眾群體。劇團藝術總監陳炳釗說,當年香港的小型場地數目有限,場租又貴,留給年輕劇團的表演機會不多。「前進進」於是在明知自身資源不足的情況下「不自量力地搞起劇場來」,為的是替中小劇團爭取機會。「我們先行一步,開墾一些園地出來,期待政府跟進。」

陳炳釗說,「前進進」的「場租優惠計劃」的確引來若干中小團體入場演出,不過數目並不多,大概他們覺得牛棚(劇場)太小了,只有八十個座位。「愛麗絲劇場實驗室」二零零九年在「牛棚」演過一齣冷門戲《貝克特的迴光與足跡》。「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該戲導演陳恒輝坦言,牛棚劇場的舞台設備確實有些簡陋。

如果單就舞台大小來分,僅有八十個座位的牛棚劇場相比擁有一千八百座位的文化中心大劇院的確顯得寒酸。期待用劇作對話社會的林奕華直言,自己更樂意「在大舞台上做實驗」。

林奕華鍾情大舞台

作為本地先鋒劇團「進念.二十面體」的創團成員,林奕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排過不少先鋒小眾作品,在當時的香港戲劇界引起不小的轟動。五年後,林奕華卻選擇離開,旅英八年,期間成立「非常林奕華」工作室,脫離「進念」自立門戶。

九六年返港的林奕華見到回歸前香港社會的焦躁心態,如炒樓等短視且投機的做法,啟發他著手創作反映社會問題的戲劇。從《八十日環遊悲慘世界》等劇作開始,林奕華漸漸收斂起當年的前衛鋒芒,轉而以通俗的方式檢視政治、教育及都市人的生活困境。

「從『進念』開始,大部分人都覺得我們是小劇場或實驗劇場,但我從來不覺得『實驗』必須是『小』的。」林奕華認為,小劇場一向給人形式比內容重要之感,「大家更想看到形式上的實驗」。在他看來,戲劇要與社會對話,永遠把自己關在小空間裡行不通。「我不要躲在小劇場裡面,我要在大舞台和大劇院裡做實驗。」

林奕華說自己的戲會讓一些人很喜歡,也會讓一些人很不喜歡。有觀眾說「『大林』的戲像一根針,直刺入人心底最深的角落」,也有人直言他的近作淪為迎合觀眾和市場的文化商品,先鋒不再。林奕華並不迴避人們對他向商業轉身的質疑。他認為,目前戲劇消費模式和習慣並不成熟,劇作拓寬受眾面的關鍵是「平衡娛樂和思考」。於是,他請梁詠琪出演《大娛樂家》,找吳彥祖扮《快樂王子》,讓《生活與生存》裡的鄭元暢賺得觀眾的大把眼淚。他說:「大家都說用明星是為了增加知名度。這有什麼錯,為什麼大家都不談這部戲?大家可以想一想,明星的參演讓這部戲接觸到更多觀眾,對我們的文化好還是不好?」

陳恒輝重視互動

深受日本和美國實驗劇作風格影響的陳恒輝卻更中意小劇場,因小劇場的好處在於消除了觀眾與演員的距離。「觀眾去大劇院看戲,看的時候會笑會哭,可是看完就走了。」在小劇場裡演戲,陳恒輝希望觀眾離場時「不是兩手空空,而是帶走某種思想、心情甚至改變社會的動力」。

陳恒輝強調劇場與社會互動,以及與觀眾交流的重要性。他坦言香港觀眾有時顯得被動和內斂。「很多人看完一齣戲只會問:這講的是什麼啊?他們總說看不明白,卻不懂得去思考」。觀眾想像力的匱乏已成為「愛麗絲」致力「教育劇場」的主因。「我們去學校教戲劇課並不是為作品找觀眾,而是真的想用戲劇這門藝術幫助學生思考。」

陳恒輝說,小劇場培養觀眾「要付出,要等,要慢慢來」,他覺得如今樂意進劇場看戲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他回憶,二零零七年「愛麗絲」首部公演作品《貝克特的無聲與呢喃》在藝穗會連演五場,有一場只來了二十三個人,不過從第三場起觀眾漸漸多起來,到第五場就滿座了。

「愛麗絲」如今是藝術發展局一年資助藝團,在新蒲崗租了排練場,日子較剛起步時好過多了。「我們第一部戲排了三個月,每個演員只拿到一千五百元。」回憶起當初的艱辛,陳恒輝感慨頗多。談到在香港做實驗戲劇「難養家」時,他倒坦然:「有趣嘛,所以不會放棄,會一直在實驗戲劇這條路上走下去。」

陳炳釗也強調非主流文化在文化消費時代的重要性。他說小劇場自有其經濟效益之外的存在價值:「如果說主流劇團都是吃大餐的,我們可不可以提供另一種選擇?」

從二零零五年讓劉若英演張愛玲作品改編的《半生緣》開始,到新近華麗收場的「城市三部曲」,「非常林奕華」內地巡演的五部作品部部搶手,有觀眾早上七點在劇院門外排隊買票,也有觀眾為看完三個多小時的演出而錯過搭港鐵,最後在劇院旁的麥當勞裡熬一整夜。

相比「非常林奕華」熱鬧的兩岸三地巡演,「前進進」和「愛麗絲」似乎更專注對本地觀眾的培育。「前進進」作品《hamlet b.》去年曾往廣州和台北巡演,陳炳釗認為,相較台灣數目眾多的民間劇團,內地戲劇市場遠不夠開放,政府和民間對實驗作品支援較少。在他看來,內地和香港的戲劇合作,除「非常林奕華」較為商業化的作品外,其餘香港演出劇團均依賴補貼。

嘗試赴內地演出

談及「前進進」內地演出計劃,陳炳釗說他們正在嘗試,但聯繫了三個月,還沒定下來,因為內地接洽方常難保證演出前後的推介,劇團自己去內地做宣傳也有心乏力。「就算我們派人駐內地三個月也很難打開局面,除非參加內地的藝術節」。

「愛麗絲」去年在「北京國際青年戲劇節」演出《卡夫卡的七個箱子》,陳恒輝對北京觀眾的熱情印象很深。他說:「有觀眾在劇場外等我們,把他們的思考告訴我們。」他說今年「愛麗絲」將攜近作《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繼續北上演出,當然這算不上「北上發展」,只是「交流,想多學些東西」。

如今的牛棚藝術村內,「進念.二十面體」和「前進進」依舊在堅持,依舊在等待掌聲;「牛棚」外,「愛麗絲」做教育劇場熱情不減,林奕華的九萬多「粉絲」也樂意與「親愛的林導」探討小到舞台燈光大到生命倫理的諸多命題。「把我現在做戲的目的說到最簡單,就是大家都在做『環保』,我做的是『人保』,人性環保。」林奕華說。

「前進進」十周年紀念特集中有這樣一句話:「牛棚前進進非凡感受,讓你在沙漠也找到巴黎。」

將牛棚藝術村這座滿眼綠色、聽得見鳥叫的大院落比作「巴黎」未嘗不可,只是如今,「外面的世界」早已不是沙漠一片。

摘錄自《大公報》文化版 2011-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