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蘇菲的世界》與《尊重表演藝術》的 Cross Over
梁智聰

蘇菲的世界     Respect for Acting

《蘇菲的世界》能風行全球的原因何在呢?有人說喜歡它的哲學內容精而簡,開闢了一條較平坦的路,讓他們進入一個從未接觸過的地方;有人說喜歡它故事裡有故事,繼而廣之,我們也彷彿參與其中,要說蘇菲和哲學教授是被席德父親編作的人物,奈何席德與其父親也是作者編作的人物,及至作者和我們,又是不是別個故事的主角呢?就簡單的一個問題:「我是誰」,便是此書的中心,亦亦是我們最需要能費勁思量的部分。

筆者在看書的時候,產生了一種很矛盾的感覺,我的理性和感受不斷互轉崗位,在看故事情節為重的時候,看得津津有味的,很想弄清楚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回事;看到哲學課的部分,我的理智又忽然活躍起來,每看一句,腦筋都會在沸騰工作。整整一本《蘇菲的世界》,看得人很累,每當理性運行白熱化之際,卻迫我停下腳步,又要注入感情看看劇情發展;相反,當看得緊張萬分時,卻要我棄情絕愛,叫我細思當中的哲學問題。

好了,終於看罷《蘇菲的世界》,當中要我們追看和思考的事情都知道了,但坦白的說,真未能作充分的理解,亦未能完全明白當中的哲學思想。幸好它還能誘發我開發新的題目,其中讓我最感興趣的有二,分別是「佛教教義裡的哲學性」和「佛洛依德裡的表演藝術(戲劇)」。前者是我看到書中自然派哲學家時想到的,說的是萬物是由因子組成,因子結合才會有我們眼見的萬事萬物,這與佛家「因緣和合而生」的理論似乎十分相近;後者則談到「佛洛依德──靈感」一章時忽發奇想的,及至他所說的本我、自我、超我和潛意識等,均對我現在學習的表演藝術有相當的幫助。

「所有的藝術家都有這種經驗。可是後來突然間好像所有的門、所有的抽屜都打開了,每個東西都自己滾了出來,這時我們就可以發現所有我們原本苦思不得的字句和意象。這就是潛意識的『蓋子』被揭開了。我們也可以稱之為靈感。感覺上好像我們所畫的、所寫的東西是來自於某種外在的泉源似的。」(《蘇菲的世界》P. 459)

作為一個戲劇的表演藝術者,是十分需要這樣的靈感的。奈何這種靈感,我們又似乎難以控制,它正藏於我們的深深處,平常的日子很少時候才能碰一碰,要知道「通常我『認為』的我──並不永遠是『真實』的我」(《尊重表演藝術》P.35),於是我們得要通過種種的訓練和自我發掘、觀察,希望能對自己有相當程度的理解,讓我們能靈活自如地運用根本的東西。

「一個演員越是充分發展對於自我的感受,就越有更多的機會和能力,去認同除了自身以外的其他角色」(《尊重表演藝術》P.35)

「你的自我正身和自知之明,是你所要扮演的角色的主要資源」(《尊重表演藝術》P.40)

那是為甚麼呢?為甚麼這些根本屬於我們自身的東西,我們往往不能瞭解呢?「『潛意識』指的是那些被我們『壓抑』的經驗或想法,也就是那些我們努力要忘掉的『不愉快』、『不恰當』或『醜陋』的經驗。」(《蘇菲的世界》P. 451)

然而,在我們這一門是「必須學著去了解且接受自己並不想認識的每一面...同時,在承認這些事實後,擴大我們認知的能力。最重要的,我們必須充分自我觀察,不但為了我們的需求和明確了解我們的情感,同時要將它們和繼續不斷發生的行為聯貫在一起」(《尊重表演藝術》P.36-37)

以下是我的經驗:
  
「規範」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時常都受到種種規範。在制度下生存,人們便形成了各式各樣的應該和不應該。要叫人好好的待自己,那麼「應該」的一面便要顯露,同時隱藏「不應該」的部分。狹窄了!我們的思想和行為因此在無形間被控制了。

作為一個教育學院的畢業生,在這方面的規範似乎更多,人們一句:「還說是老師...」往往讓我束手無策,好一段時間真的不知怎樣應對,我要保持老師該有的言行舉止嗎?於是那時候在思想和行為上便作了一點「修正」,沒有了與朋友相處稚氣,行為侷促了,言語也謹慎了,奈何那不是完全的我,也不是自然鬆容的我。

是需要一點改變的,不能再背著這個「包袱」來學習戲劇,那根本是一個障礙,掛著「教師」這「崇高」的名牌,讓我喘不過氣,好幾次大聲說了:「我現在不是教師,只是一個學生」,盡可能不提自己是教院畢業生,意圖衝破界限,這不只是要洗去別人附加對我的看法,同時亦提醒自己要屏除框框。

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要說自己想說話!老實說我從來沒對自己隱瞞過,對自己的瞭解也相當的,但問題卻在於面對別人時,往往不其然掛上另一副臉孔,真性情彷彿放到最後處,為的都是保護自己,對旁人缺乏信心,我知道亦懂得的,於是叫自己進行拆卸工程。

在「超我」的管轄下,無形的箱子把「潛意識」帶來的靈感全都鎖起了。「對藝術家而言,不要讓理性或思維壓制潛意識的表達是很重要的。」(《蘇菲的世界》P. 459)。

老實的說,這也是「我是誰?」的一個老問題,「佛洛依德裡的表演藝術(戲劇)」只是一個引起,引起我再看清楚自己,引起我想想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我是誰?」,要是我們對自己也沒有充分的瞭解,又何以瞭解別人?作為一位演員,我們的確更需要這種能力,我們就是運用自己的所有來演繹別人。

參考書目

  1. 喬斯坦‧賈德著,蕭寶森譯:《蘇菲的世界》‧作家出版社(北京)
  2. 烏塔哈根著,胡夢茵譯:《尊重表演藝術》‧漢光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台北)

[1] Very Good Question!

Such a good question to ask in this post... I think you don't really need to bother about your thesis anymore... You have just addressed some questions we always ask, but we never have the exact answer... then why don't you ellaborate it?? hehe..


[引用] | 作者 Doris | 23rd Nov 200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