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佛中無戲
梁智聰The Caucasian Chalk Circle

戲劇源於生活。

佛教是我所認識的最貼近生活的宗教。

不論中外,戲劇也是從從祭祀衍生出來的,當中的歌舞和儀式,漸變為大大小小的故事,由人與自然,到人與神、及至人和人的故事也成了戲劇的燃料。要是給戲劇一個最簡單的闡釋,它就是我們生活上所發生的事情的濃縮版本。

近來,由於學習的關係,看上了德國著名劇作家──布萊希特的劇本。他的劇作以探討人性的醜惡面為重。在《高加索灰蘭記》(The Caucasian Chalk Circle) 中寫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高加索這個地方有兩個集體農莊爭奪山頭,相持不下,一番爭辯,最後大家為了共同目標,讓土地能發揮它的最大用途,土地原有者便把土地讓給了鄰近的農莊。此時,他們又上演了一齣「灰蘭記」以為慶祝。

話說回來,「灰蘭記」才是《高加索灰蘭記》的重點部分。寫的是格魯吉亞裡發生叛亂,總督和總督夫人愴惶逃命,置初生孩兒於不顧,幸然傭人格魯雪可憐嬰孩,抱他逃離險境,費盡心力,撫養孩兒,視為己出。叛亂過後,總督喪命,總督夫人為繼承財產欲索回孩子,格魯雪不肯放棄,最終告上法庭。在法庭上,法官以石灰在地上畫了一個圓圈,讓孩子走進在內,命兩女孩子拉離圈子。格魯雪不忍,沒有拉扯孩子。最後,法官雖知格魯雪並非孩子的親生母親,卻依然判給了他。
  
這個故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從表面上看,觀眾都會跟隨了劇作家刻意的筆觸,代入了格魯雪的角色,彷彿身同感受,最後便為他得到孩子而感高興。然而就此劇,有人曾提出了一個疑問:「格魯雪是英雄,還是小偷呢?」
  
沒錯,我們都知道格魯雪為孩兒付出了很多,甚至比他的親母付出更多,但是否誰付出更多的,讓孩兒活得更好,便把孩子判予誰嗎?要是你有一千萬,你只是懂得把它花費,又或是投閒置散,但你的朋友更能運用這錢財,他懂投資,買物業,那樣,這一千萬是否該給予他呢?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反過來想一想,為甚麼格魯雪不肯放棄孩子給回他的親母呢?是因為他認為自己付出了,便該得到孩子。為甚麼他會有這樣的想法呢?是因為他的私心。要是格魯雪在孩兒的親母回來時,便把孩兒歸還給他,那樣格魯雪便真的成為英雄了。不是嗎?只求付出,不問收獲,這才是布萊希特最期盼的世界,亦是布萊希特的理想世界。
  
這個理想的世界,只是一個理想嗎?看來是。在我們的生活裡不就是充滿私心的人嗎?不說人們,就連自己也不能否認。那樣,我們怎樣才能實現這個理想世界呢?我想,佛教指導了我們的方向。
  
佛教說的是「空」,世間事物皆因緣和合而生,因緣壞散而滅,根本「無常」。要是我們能明白這個道理,亦能明白根本「無我」。要是「無我」,根本沒有執著於「我」的存在;要是「無我」,根本沒有生起一己私念;要是「無我」,根本便不會執於要擁有。
  
進一步看看事情,我們的生活如果能做到這一點,世間煩惱和問題,將會一一被解決,生活該好。那樣,布萊希特便不用寫上劇本,警示世人了。

18/1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