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icetheatremagazine | 29th Jan 2007 | 寺山修司特集 | (3857 Reads)

寺山修司特集(二)
咒術搖滾樂‧寺山修司的劇場及電影音樂(上篇)

陳恆輝

阿呆船劇照

喜歡寺山修司作品的人,必然會想收藏 J. A. Seazer 的唱片專集,可是,到目前為止可以找到的專集並不多。以下介紹的幾張專集,都是著名的作品,即是日語所講的「名盤」。

寺山修司,一個魔幻現實主義導演

寺山修司(1935-1983),一個擁有著多個身份包括詩人、散文作家、劇團領導人、劇場導演、電影導演、舞台劇編劇、電影編劇、廣播劇編劇、作詞人、馬評家及拳擊評論家,因此別人總喜歡稱他為「鬼才」。這位「鬼才」的作品,無論是詩、舞台劇或電影都充滿想像力,並且帶有詭秘怪異的氣氛與感覺。魔幻與現實在他的舞台及影像作品中是分不開的,例如他的舞台作品都經常打破「第四堵牆」,甚至拋棄名為「劇場」的建築物而走到街上去上演他的「市街劇」,將真與假、幻想與真實、角色與真人及觀眾與演員等界線曖昧化,產生出更多令人對藝術、人生及政治社會等思考的空間。這種反叛及顛覆傳統價值觀的力量,亦由舞台延伸至電影,他的實驗電影《羅拉》(ロ-ラ)有男演員(寺山的義弟森崎偏陸)扮演觀眾衝入電影屏幕,以及在《審判》的尾段邀請觀眾上台錘打釘子等佈局,前者是要消滅影像與觀眾席的界線,後者是寺山希望觀眾能夠介入一同完成一齣電影。寺山的長片作品不多,諸如《死在田園》(田園に死す)、《草迷宮》及《再見方舟》(さらば箱舟)都帶同觀眾馳騁於現實與魔幻之間,《死在田園》終場的袓家牆壁塌下,呈現東京街道的場面、《草迷宮》中少年阿明沿著布匹奔向海邊及夢見母親的整個段落,還有在《再見方舟》中小孩跌入地洞,爬出來時變成美少年等情景,足可以稱寺山為「魔幻現實主義導演」(何況《再見方舟》的創作泉源亦是來自魔幻現實主義經典小說《百年孤寂》!)。除了出色的舞台調度、造形設計及攝影等可以突出寺山的奇幻世界之外,出色的音樂亦是不可缺少的!大部份寺山的作品都是由一個喜歡拿著 Sitar拍照的男子創作,他就是 J. A. Seazer。

民族音樂與 Art Rock 的融合,寺山御用音樂人 J. A. Seazer

J. A. Seazer(J. A.シーザー,1948年10月6日-)宮崎縣出生,原名寺原孝明,作曲家、作詞家及劇場導演,現在是「演劇実験室‧万有引力」的領導人。他在1969年成為「演劇実験室‧天井棧敷」的成員,之後14年直到劇團解散為止,一直為寺山修司的劇場、電影及實驗電影創作音樂。這位披著一頭長髮,面孔冷峻的嬉皮士,對舞台藝術本來不感興趣,有一次因為想現場欣賞 Carmen Maki(カルメン‧マキ)(原名伊藤牧的她於1967演出《拋掉書本吧!往街上去》時被 CBS Sony 唱片公司發掘,簽約成為歌手,她的金曲《有時像個沒有母親的孩子》(時には母のない子のように)就是由寺山修司填詞)的歌藝,所以才接受好友的「勸誘」而進入劇場。在 Seazer 看完戲之後,竟遇上了寺山修司,就是因其「獨特外形」而被寺山邀請入團。最初 Seazer 想做的是有關舞台美術的工作,因為他在大學是主修設計的,但寺山一句:「請你彈奏樂器吧!」,軍令如山,他就開始學習彈奏結他,之後還自學作曲作詞,負責舞台及寺山其它作品的音樂創作。當時是60年代尾,正正是嬉皮士的年代,盛行的音樂有迷幻搖滾樂(Psychedelic Rock),例如 Jimi Hendrix、Pink Floyd 還有 Jefferson Airplane 等都很受年青一代歡迎。此外,傳統的東方音樂就對西方的流行音樂有一定的影響,如 Beatles 後來的迷幻風格,再有印度的殿堂音樂家 Ravi Shankar 影響了 Philip Glass 等微模音樂家等就是最佳例證。因此聆聽 Seazer 的音樂,有很濃厚的迷幻氣息,亦有藝術搖滾(Art Rock)及前衛搖滾(Progressive Rock)的風格,這正切合寺山修司的魔幻影像及舞台氛圍。雖然在聆聽的過程中會發現如 Pink Floyd 等西方搖滾樂所留下的痕跡,但 J. A. Seazer 之所以是 J. A. Seazer,他的獨持之處是在他的音樂藍圖中亦加入了日本的民族音樂的元素,例如有和讚(用日語讚頌歌唱佛菩薩及其經典與教義)、祭囃子(日本祭儀音樂)、說教節(含教育意義的說唱,亦是二次大戰前教導小孩子的一種流行的教育法)及 わらぺ唄(童謠),此外,還有日本的流行搖擺樂、演歌及子守唄(搖籃曲)等等。這亦與寺山作品中的神秘氣氛及鄉愁的感覺配合得天衣無縫,難怪有日本樂評人稱 Seazer 為「天井棧敷」的 Nino Rota,這絕對是可以理解的。

「名盤」介紹

《阿呆船》阿呆船
編劇‧導演:寺山修司
音樂:J. A. Seazer
出版:BLUES INTERACTIONS
      (株式会社ブル-ス‧インタ-アクションズ
介紹:
所謂「阿呆船」即「愚人船」,這齣劇的靈感是來自法國哲學家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的《瘋癲與文明》(Madness and Civilization)一書。1976年8月「演劇実験室・天井棧」到伊朗出席藝術節並於中央廣場搬演此劇。此劇上演時非常哄動,而且還要加場演出,伊朗皇妃在最後一場觀看此劇亦成為一時佳話。這是一張很珍貴的唱片,因為它是唯一一張在錄音室錄製的劇場音樂專集(其它的都是現場錄音),而且收錄了台柱新高惠子、蘭妖子及 J. A. Seazer 的獨唱,兩位女優不但將寺山筆下的怪誕角色演得入木三分,而且她們的身體好像有用不完的能量(Energy),聽到她們的歌聲就能夠想像到她們在台上的奔放演出。新高惠子的一曲「患者之麥」(患者の麦),正是用她聲樂家般的唱腔,將寺山詩一般的獨白,提升到昇華的境域,最後一段的哼唱亦令人想起《草迷官》中,母親出嫁及她回眸一笑的那些鏡頭。蘭妖子的「電氣之惡魔」(電氣惡魔)幽怨的歌聲,唱出人間及鬼界的景像,尾段與歌詠隊的合唱,Seazer 更將之編成馬戲式的節奏,甚有 Rota 之風。J. A. Seazer 在全碟的第一首音樂「序言」(イントロダクシヨン)中呈現出不同音樂風格的融合,這些音樂包括了 Philip Glass 的微模音樂(Minimal Music)、Pink Floyd 式的迷幻搖滾、日本歌謠及 Mike Oldfield 的 Tubular Bells 專集的風格,這三分三十八秒就好像 Seazer 向他所喜歡的音樂致敬一樣。

《死在田園》(田園に死す死在田園
製作、原作、編劇、導演:寺山修司
音樂:J. A. Seazer
出版:SHOWBOAT/sky station Inc.
介紹:
寺山修司的半自傳式電影。在電影中今日的「我」(導演)拍攝昨日的「我」(少年),然後發現到所謂電影中的人和事全都是謊話…寺山作品的永恆母題「家」與「母親」,在本片借助詩與影像及各種抽離的手法,成熟地將之呈現出來。片中出現的樂曲種類更是非常豐富,有搖籃曲、童謠及和讚等等。J. A. Seazer 刻意滲入迷幻搖滾樂元素的編排,令全碟樂章風格統一,也成為他的一張經典作品。碟內好幾首樂曲都由不同的合唱團負責演唱,而最特出的一首就是打頭陣的「兒童菩薩」(こどもぼさつ),全曲由兒童合唱團演唱,揉合 Seazer 式的搖滾,成為別樹一幟的「童謠樂與怒」。「地獄篇」雖由新高惠子、天井棧敷合唱團及東京混聲合唱團主唱,但此曲開段的音樂編排就正好證明 Seazer 受 Pink Floyd 影響有多深遠。最後一曲「人們往何處去」(はどこへ)更是以後寺山修司電影主題音樂的「原形」。除了樂曲之外,這張專輯亦收錄了寺山修司親自朗讀自己的作品「短歌」及著名女演員八千草薰的朗讀獨白「化鳥之詩」(化鳥詩),再加上花輪和一的唱片封套設計,令這專輯更顯珍貴。

《再見方舟》(さらば箱舟再見方舟
編劇、導演:寺山修司
音樂:J. A. Seazer
出版:SHOWBOAT/sky station Inc.
介紹:
生、死、時間、回憶、家族、人間、地獄、夢、現實…這些都是寺山修司一生所探究的課題,這些課題在《再見方舟》一片裡,化成了詩般的影像。《再見方舟》無疑是寺山集大成之作,可惜,亦是他的壓軸之卷。本片的音樂同樣是由 J. A. Seazer 負責,但風格上明顯地和他的前作有所不同。歌謠與女聲頌唱雖仍在,但以往的迷幻樂風卻不見了,Seazer 從東方民族的音樂取經,例如有中國音樂及琉球音樂等。而樂器演奏方面,再不是以電結他為主,而改以電子合成器、笛及琵琶等奏出哀怨深沉的調子,同時亦蘊釀出日本民間故事的味道。整體來說,編曲都比前作簡單,而且有些樂章都是用來烘托氣氛的環境音樂。總括來說,專輯內大部份的樂章都比較沉鬱,可是終曲「銀版寫真~ending~」(銀版写真~エンディング~)不但沒有死亡的感覺,反而充滿生氣,手風琴的樂聲帶來了快樂與希望。一百年之後你和我會在那兒?我們一定會在某處相遇,至於那個是甚麼地方已經再不打緊,但我們會比一百年前更珍惜彼此間的緣份,來個大合照吧!這是《再見方舟》最後一段戲給我的感覺,所有的執念過後,又再重生。

…上篇完…

* 本文亦刊載於獨立創作誌《月台》第 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