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的生活:戲思佛理
梁智聰

取西經

      近些日子,剛完成香港演藝學院於「華文戲劇節」中上演的一齣話戲:《取西經》。這個劇本的作者是陳敢權先生,據他所說這是他出外旅行後,有所感言而作的。一看而知,這個劇本正正參照了我國四大小說之一的《西遊記》,故事裡依舊有唐僧、孫悟空、豬悟能、沙悟淨及觀音大使等,然而當中沒有了妖精鬼怪,卻增多了擁有具體形象的「七情六慾」。

      劇本裡的故事,始於唐僧經歷千辛萬苦,終來到了回音寺,在取得真經的一剎,忽然刮起大風,竟被吹回大唐的長安城。唐僧以為取得西經回國,自鳴得意,縱然滿口謙謙之詞,然實被內心的「七情六慾」操控而不自知...原來這一切都是佛祖和觀音大使給他的最後考驗,讓他自省以求正覺;而他取得的西經亦非經書,而是這十四年間所得的經歷和經驗。

      這是一個文以載道的劇本:「凡事不求成果,只求經過。」一個老掉牙的道理,但我們就是常常也只求成果,莫視經過。戲中,提及了一個不錯的問題:孫悟空的觔斗雲,一飛便能飛過一萬八千里,那為何在取經之途上,不以此作為交通呢?最後,唐僧終悟出這道理來。我們所需要的正正不是速效的結果,而是其間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就是如此,唐僧便需以十四年的時間取經了。

      話說回來,導演陳淑儀先生在排練的過程中,又豐富了劇本中所要說的話。劇本裡有言:「...認清七情,操控六覺,便能立地成佛。」這是真的嗎?導演想:有些時候當人經歷過一些事情,得到了一些經驗,然後他明白了,他能控制了,然而,那便等同他會變好嗎?還是會因而變得更壞呢?我對此沒有肯定的答案,但變壞了的就是他還沒有根本瞭解吧!打個譬喻,我認識「八苦」了,知道了它們因何而有,但我還是會因「貪、嗔、癡」而受苦,這就是沒有探求根本吧!
 
      那又讓我生起另一個道問題:學佛者,需受持戒律,這是抑制,還是修行呢?想了又想,修心才是最終目的吧!持戒修行只是第一步,在修行的過程中,我們必須瞭解我們的身心是一致的,發心而為之,才是受持戒律的根本。

      我忽然想起演技課老師說的話:「要是我們每次排練演出了一個戲,都能從中明白自己更多,這便是一件值得幹的事了。」我們學戲這一門就是需要這些過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