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從黃愛華的《中國早期話劇與日本》回顧春柳社的事跡(下)
陳恆輝

Picture

春柳四友(自左至右)歐陽予倩、吳我尊、馬絳士、陸鏡若

黃愛華引用李叔同的忘年之交李芳遠的《春柳時代的李哀先生》一文,道出李叔同和曾孝谷等留日學生與日本劇場人的關係與緣份。

李氏說: 

最初,他們(李哀同時的留學生)在某藝院看了川上音二郎夫婦所演的浪人戲,他們愛好戲劇的熱情,從事戲劇的願望,已經像心血來潮似地從內心逼迫出來。……後來他們拜晤了戲劇家藤澤淺二郎,得到他的幫助和指導,於是大膽地組識了一個春柳社。

李芳遠用短短的幾句說話讓我們知道曾、李二人對當時的日本演劇非常熱愛,而且亦得到「新派劇」的頭號人物藤澤淺二郎的關照與指導。至於他如何關照與指導「春柳社」等人,可從「春柳社」排練第一個「足本戲」《黑奴籲天錄》(因《茶花女》只是選段演出)的過程得知。黃氏透過伊原青青園的《清國人學生劇》一文指出,在「春柳社」排練其重要作品《黑奴籲天錄》時,藤澤淺二郎曾多次親臨排練場指導,包括人物扮演、對話動作及舞台調度等。另一方面,表演場地本鄉座是東京著名的大劇院,租金非常昂貴,而根據黃氏引歐陽予倩之言,藤澤淺二郎的確對他們甚為關照:

像本鄉座那樣的劇場,租金是相當高的,由於藤澤淺二郎(新派名演員)的介紹和特別幫忙,一切費用在內據說五百塊錢包下來。

除了藤澤淺二郎之外,黃氏亦指出,另一位著名戲劇家坪內逍遙對「春柳社」的成立亦極具重要性及影響力。李叔同參加過坪內氏所組織的「文藝協會」,而後來這個協會的體制模式成為了「春柳社」的模仿對象。黃氏曾經有幸閱讀過「文藝協會」成立之時所發佈的《文藝協會設立之趣意》及《文藝協會會則》,她發現無論宗旨、藝術理想及方針,都和「春柳社」的《春柳社文藝研究會簡章》、《春柳社演藝部專章》、《春柳社開丁未演藝大會之趣意》等文獻中的要點都非常相似,例如「文藝協會」和「春柳社」都以演藝為中心活動,而兩會亦強調以新演藝為主。「春柳社」和「文藝協會」的關係,如黃氏所言是一個有價值的發現。這個發現亦道出中國話劇文化在早期是如何受改革後日本新文化所影響。

本書的第二至第六章,作者透過大部份來自日本的報刊文獻,推證出五個「春柳社」初期的演出之劇目及演出時間。根據黃氏的考證,五個演出是:

第一個演出
劇名:《茶花女》
時間:1907年2月11日
地點: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館

第二個演出
劇名:《黑奴籲天錄》
時間:1907年6月1日、2日
地點:東京本鄉座

第三個演出
劇名:《生相憐》
時間:1908年4月14日
地點:日本橋常磐俱樂部

第四個演出
劇名:《嗚不平》
時間:1909年1月中下旬
地點:錦輝館

第五個演出
劇名:《熱淚》
時間:1909年3月上中旬(準確日期有待引證)
地點:東京座

除了「春柳社」各個戲碼的年、月、日考證,黃氏對「春柳社」所取的藝術形式及風格都有細緻的說明,就《黑奴籲天錄》的佈景為例,可見作者在搜查資料上所下的功夫與耐心。

在《黑奴籲天錄》的演出海報上寫著:“腳本著作主任存吳,背景意匠主任息霜”。存吳即曾孝谷、息霜即李叔同。從這個資料中可知,當時曾孝谷是負責主理劇本的創作與編審,而李叔同負責的「背景意匠」亦即是佈景設計。雖有分工,但黃愛華指出無論是劇本或佈景製作,都是他們共同努力的結晶,兩人亦是「春柳社」最早的舞台設計人。由於這兩位「春柳社」的早期主要成員均是「東京美術學校」的學生,因此佈景設計及製作都是讓他們發揮所學及所長的機會。從黃氏搜集到的資料指出,「春柳社」所演的是在美學上與傳統中國戲曲不同的寫實戲劇,因此便要沿用西方現代舞台的美術及空間概念。

黃氏較喜引用伊原青青園的研究史料,這是由於伊原氏所編寫的資料,能夠詳細道出清末留日學生的實況。究竟當時「春柳社」在日本演出《黑奴籲天錄》時的佈景是甚麼模樣的呢?黃氏引用了伊原青青園的《清國人學生劇》一文內,對這台戲的佈景,有具體的描述:

第二幕“工廠紀念會”,舞台正中“擺著一個演說台,右側擺著許多供來賓坐的椅子”……第三幕“生離歟死別歟”,舞台正面是“解而培的庭園”,“園中有樹”,人物從花道出入,劇中解而培“出獵”,為了演出更逼真,還居然真的帶上一條“從馬戲團借來的狗”……第五幕“雪崖之抗鬥”,舞台上“一片積雪,左側有一小台”,劇中人物就在這所謂的“雪崖”上打鬥。

伊原青青園的描述,讓我們對這部中國第一齣話劇有更清楚的形像與概念,亦是為我國話劇史留下了保貴的資料。

作者「集中火力」於「春柳社」的歷史,對其考究之工作,真的下了一番心血。但本書名為《中國早期話劇與日本》,因此亦對「春陽社」之王鐘聲、「進化團」之任天知及「光黃新劇同志社」之劉藝舟等三位曾東渡日本留學的「革命家演劇」的事跡,亦有簡約但精要的論述,尤其表揚劉藝舟將日本「新劇」的藝術形式帶回中國的貢獻,以及細說這種與「文明新戲」不同的新劇場美學形式,如何影響五四時代的話劇文化。

談「春柳社」的事跡,曾孝谷、李叔同以及後來才加入的歐陽予倩往往都成為熱門討論的焦點人物,而本書作者亦有講述後來成為「春柳社」領導人的陸鏡若的生平事跡,更對他在中國話劇史上的功績予以肯定。由於李叔同常被人批評扮演女旦的形像不夠好看,令他心灰意冷,決意淡出舞合,「春柳社」便進入一個新的階段,主要成員是歐陽予倩、吳我尊、馬絳士及陸鏡若。在新的組合中,陸鏡若是領導人,對戲劇的熱情和執著都比他的前輩曾孝谷及李叔同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在日本曾受正統的戲劇培訓與登場經驗。究竟陸鏡若是否中國話劇史上第一個到外地進修戲劇藝術的戲劇工作者呢?黃氏令我對陸鏡若這個戲劇先鋒產生了研究的興趣。

「春柳社文藝研究會」於1906年底成立(1915年9月,陸鏡若去世,「春柳劇場」解散)到劉藝舟將日本「新劇」的形式帶回中國為止,可說是中國話劇發展運動的「第一波」,那麼「第二波」又如何?

「第二波」應是從「五四運動」開始說起了。

2007年2月11日

有關陸鏡若及「春柳社」後期的事跡,我會在中國戲劇先鋒列傳再作介紹。

《中國早期話劇與日本》

《中國早期話劇與日本》
作者:黃愛華
出版社:岳麓書社
出版年份: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