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icetheatremagazine | 21st Feb 2007 | 寺山修司特集 | (1933 Reads)

寺山修司特集(二)
咒術搖滾樂‧寺山修司的劇場及電影音樂(下篇)
陳恆輝

邪宗門+身毒丸

續「名盤」介紹:《邪宗門》、《身毒丸》及《拋掉書本吧!往街上去》。

《邪宗門》邪宗門
編劇‧導演:寺山修司
音樂:J. A. Seazer
出版:BLUES INTERACTIONS
      (株式会社ブル-ス‧インタ-アクションズ
介紹:
1971年的舞台作品,這張專集是天井棧敷於72年1月,在谷公堂演出的現場錄音,前身是在70年代出版的黑膠唱片,現在重新以 CD 形式推出時,收錄了 J. A. Seazer 當年沒有放在「黑膠版」的片段,所以被唱片公司宣傳為「完全版《邪宗門》」。邪宗門即異端及異教的意思,亦是寺山修司與天井棧敷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雖然這齣戲的演出形式與其背後的理念受到頗大的爭議(例如戲中的黑衣人打破觀眾席與舞台演區之間的無形牆壁,侵犯觀眾的安全區域,他們煽動觀眾參與,企圖抹去現實世界與虛構世界的界線),但就更吸引當時的觀眾入場欣賞/參與這齣以暴力的戲劇(暴力演劇)為號召的劇場作品,所以《邪宗門》便成為了寺山修司的賣座名劇之一了。由於是現場錄音專集,所以我們可以從聆聽中想像演員們演出的情況(當然包括觀眾的反應),亦能感受到演員之間的團隊合作的精神(ensemble)。《邪宗門》所說的,是山太郎苦戀妓女山吹,為了要和她一起,山太郎聽從她捨棄自己的母親,最後浪子回頭的故事。除此之外,有個不見了耳朵,要靠點著的燈籠作為聽覺器官的無耳芳一,還有四處找尋父親的孝女白菊等古怪人物登場,而戲中有些人物的念白都仿效歌舞伎的念白形式,配合著 Seazer 的音樂就更顯此劇的實驗性。Seazer 今次除了一貫的迷幻黑暗作風之外,卻明顯加重宗教音樂的元素,使聽者在陰暗的氛圍中,偶爾會有從一首歌或音樂中得到解脫與慰藉的感覺。個人最喜歡專集內的「東京巡歌」和「和讚」,前者女聲與男聲加上 Seazer 的電結他交織出年青人迴腸盪氣的怨曲,後者像唱誦咒語般,充滿張力!(後來這種形式被稱作「御詠歌搖滾」(御詠歌ロック),經常在寺山的作品中出現)。此外,這個演出中還有寺山修司偏愛的創作歌手三上寬,聲嘶力竭的登場演唱兩首歌曲,得到觀眾的熱烈掌聲。

《身毒丸》身毒丸
編劇:寺山修司、岸田理生
導演:寺山修司、J. A. Seazer
音樂:J. A. Seazer
出版:BELLE ANTIQUE
介紹:
《身毒丸》是寺山修司少年時代喜愛閱讀的書及故事之一。根據寺山的導演筆記中說,《身毒丸》一劇是以往作品《青森縣的駝背男子》(青森県のせむし男)及(大山胖子之犯罪》(大山デブ子の犯罪),以「家」作為探索主題的延續,但看過此劇後,我會認為是「戀母」與「恨母」兩種心結的昇華呈現。落在寺山修司與岸田理生手中,這個《身毒丸》已非傳統的版本,而是經過他們將原本故事解構,再巧妙地將其它民間故事編入情節,成為這齣天井棧敷的經典劇目,幸好這個作品有錄影帶傳世,好讓我們可以有機會觀看整個演出。這張專集是1978年6月24日的現場錄音,這齣戲的副題是「魔術雜耍歌劇」(見世物オペラ),因此 Seazer 著重於音樂及歌曲的層次與結構。整個作品都將他酷愛的迷幻樂風格減到最低,而偏重於日本傳統音樂及民謠式誦唱。起首的「慈悲心鳥」以說唱的形式打開序幕,伴隨的是幽幽的薩摩琵琶聲(由半田綾子彈奏),建立好傳統的古老氛圍後,歌詠隊的誦唱配合搖滾結他聲帶起了全劇第一個高潮時刻。無論看多少次錄像或者把這張專集聽多少遍,最令我難忘的,往往是那個買回來的母親(繼母),進行詛咒兒子(身毒丸)的儀式的那一段,在這場戲中,音樂、歌詠隊的誦唱加上演員的身體動作,看得令人血脈沸騰!飾演母親的新高惠子全身散發著演員的靈光,真的做到「既入且出」的表演狀態。這一段戲的精華收錄在專集中名為「稻草人的詛咒」(藁人形の呪い)的一節裡。《身毒丸》成為經典劇目的原因,是因為演員演技、音樂形式及導演風格已經到了一個三位一體,成熟得天衣無縫的境界。

《拋掉書本吧!往街上去》(書を捨てよ、町へ出よう拋掉書本吧!往街上去
編劇:寺山修司
導演:荻原朔美
音樂:クニ‧河內、田中未知、加藤ヒロシ、Seazer、金井伸幸
出版:SHOWBOAT/sky station Inc.
介紹:
1970年於阿佐ヶ谷公会堂演出的現場錄音,該劇是天井棧敷的第七次演出。當時 J. A. Seazer 入團不久,最初只用 Seazer 為藝名,還未擔起為劇團作曲的大旗,在這齣舞台作品中只負責一首歌曲的唱作。雖然寺山修司提過《拋掉書本吧!往街上去》的靈感來自 Hair 這齣嬉皮士音樂劇,可是整齣戲並沒有甚麼反越戰等強烈的政治味道,有的是70年代日本年輕人的反叛與哀愁。全劇沒有甚麼故事情節,是屬於「非敘事戲劇」的劇場表演形式,以年輕人所寫的詩句,組合成不同的片段場景,在舞台上用身體、用口號及用歌聲表達出他們對家、國、戀愛、父母及學校教育的看法與感受,因此,這張專輯所用的副題 “High-teen Symphony” 真是非常貼切。クニ‧河內和田中未知都是創作日本流行曲的能手,歌曲悅耳,容易上口。如這張專集中的「最遠的地方」(一番遠い所)、「神降臨的一天」(神樣がやってくる日)及「質問」等歌曲,以美妙的及民歌式的音韻,詮釋年青人簡單率直的個性及煩悶的心境。

延續抑或重新開始?

寺山修司離世後,J. A. Seazer 不想天井棧敷就此解散,他想劇團可以繼續營運下去,但無奈寺山的前妻九條今日子認為寺山既然不在,就讓劇團存在下去亦沒有意義,於是將天井棧敷解散。J. A. Seazer 唯有自立門戶,於同年即83年創立自己的劇團,劇團的名字叫做「演劇実験室‧万有引力」。雖然我未看過他們的演出,但從網上看到的照片中,可感覺到強烈的寺山修司風格,或者,天井棧敷從來沒有在世上消失,它的精神已在 Seazer 所領導的「演劇実験室‧万有引力」中已經重生及延續下去了。

…下篇完…

* 本文亦刊載於獨立創作誌《月台》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