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劇場寶鑑‧Martin Esslin 的戲劇剖析
陳瑞如

戲劇剖析        An Anatomy of Drama

書名:戲劇剖析/An Anatomy of Drama
著者:馬丁‧艾思林/Martin Esslin
出版社:中國戲劇出版社/New York: Hill & Wang

當有人問我現實和戲劇應該如何分野時,我就會引述馬丁‧艾思林所說:

    現實中發生的事是不可逆轉,而在戲劇裡它可以從頭重新開始。戲劇是一種對現實的模仿。

馬丁‧艾思林 (Martin Esslin, 1918-2002) 是當代英國著名的戲劇理論家,他生於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 (Budapest),其後與家人移居維也納,並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到達英國。艾思林曾任英國廣播公司廣播戲劇部 (Radio Drama Department of the BBC) 主任達37年,然後於史丹福大學 (Stanford University) 任教。他以撰寫戲劇理論書籍著名,除《戲劇剖析》這本書外,亦以《荒誕派戲劇》(The Theatre of the Absurd) 廣為人所認識。

正如〈前言〉所說,艾思林希望這本書能夠做到「簡明扼要、注重根本」,同時可以「有助於戲劇的研究與實踐」(p. 2),這方面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本書雖然出版於1977年,已是三十年前的作品,但無論是甚麼時候閱讀,都不會覺得過時,因為艾思林提出了最基本的戲劇理論,而這些理論為從事戲劇創作的人提供了鞏固的基礎。全書共分為十一章,由淺入深地研究和分析戲劇,包括戲劇的本質、結構、表達形式,以及戲劇對社會的影響等等。

正名

正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在第二章裡,他簡明地說明了何謂戲劇的本質:

    戲劇就是摹擬的動作、仿效的動作,或人的行為的再現…戲劇之所以成為戲劇,恰好是由於語言以外那一組成部份,而這部份必須看作是使作者的觀念得到充份表現的動作 (或行動) 。(p. 6)

觀眾論

就算戲是怎樣好看,它始終是需要觀眾的。而近代的導演如梅耶荷德 (Meyerhold) 、阿陶 (Artaud)、格洛托夫斯基 (Grotowski) 及布萊希特 (Brecht) 等都關注劇場中觀眾的參與性,而阿陶及格洛托夫斯基還將戲劇經累世所披上的華麗外衣,將戲劇回復它的「真身」,即儀式,因此戲劇的美學被重新審視之餘,亦開始引起其他人關注觀眾在劇場上的「美學及功能位置」。而艾思林對此亦有心得,他在書中亦陳述了著名的反饋作用 (feed-back effect),即觀眾與演員之間的相互反應的即時微妙關係。

    儀式的本質是甚麼,儀式和戲劇之間有甚麼聯系?二者都是帶有從演員到觀眾、從觀眾到觀眾的這種反饋的三角影響的集體體驗。 (p.20)

觀眾的「參與美學」延續到新世紀,是否能突破上世紀的障礙或程式還是末知之數,但所謂的「互動性」劇場,不就是很具挑戰性的開拓領域嗎?

戲劇與社會

戲劇能夠表達人的情感,亦能反映社會的不同層面,製作戲劇不是閉門造車,而是與整個社會息息相關的,畢竟人始終都是要生活在社群當中,我們當然要事事關心,艾思林說:

    〔劇場〕(theatre) 和一切戲劇 (drama) 都可以視為社會用以照它自己的一面鏡子。(p. 99)

劇場就像一幅大畫布,劇場藝術家在此繪畫出眾生相。眾生有痴迷妄想與慾念,因此繼而產生衝突。衝突是戲劇的必需品,每種衝突必然包含其社會義意:

    在任何戲劇情境中和任何戲劇衝突的解決裡,常常帶有社會的含義;這不過是因為人類的一切境遇,人類的一切行為準則,都有社會的、因而也是政治上的含義。(p. 99)

人生‧戲劇

究竟人生與戲劇那一個才是最複雜?有人會說是人生,因命運不由得你去控制,但亦有人(可能這些人是劇作家)認為是戲劇,因為戲劇要從人生經驗提煉出來,還要在適當的時候加上一個又一個的棱角—懸念。艾思林說得好:

    戲劇的優越性在於它的具體性和真實性,因而它也具有現實世界本身的無比複雜性。因此以現實的高度為依據的行動…同時也可能是一個詩意的隱喻…同樣還可以有第三個高度:作者的幻想生活…這三層高度之間的互相關係,以及它們在觀眾的意識和下意識中的微妙的相互作用,為各時代的戲劇家們所利用。(p. 109-110)
但要重組人生這個富詩意的行動,就必須學懂如何運用戲劇的語言。

共通語言

我教授戲劇已經有一段日子,對象無論是兒童也好,成人也好,只要是有關學習戲劇的課程,或者涉及舞台表演的排練及演出等工作坊,基本的戲劇理論都是相當重要的,何況是那些有志從事戲劇創作的朋友呢?沒有了根基,很容易就倒下來,沒有了共通語言(例如理論、術語及詞彙等等),花上大半天,怎樣溝通也溝通不了。甚至是去評論一個戲劇,除了需要實踐經驗外,還需要正確的理論和合適的術語,否則就會出現艾思林所害怕的「無休止的混亂」(p. 56)。

    我們討論任何問題時都不能沒有一套專門的術語和概念。在戲劇這種特別複雜的藝術形式裡,尤其是如此…因為沒有戲劇工作者之間的思想交流就不可能有戲劇這樣的集體藝術…一套表達概念的詞彙來建立有效的思想交流。(p. 49-50)
共通的語言,亦是從事戲劇創作及講授戲劇時所需要的一些戲劇理論基礎,當然隨著時代的不同,社會風俗文化的不同,新的理論出現,舊有的一套被懷疑及推翻,但戲劇之所以是戲劇,一些根本的特質是不變的。

不過,學習戲劇理論,並不是要將「它」背誦,然後利用「它」來耀武揚威,真正懂得戲劇理論的人,是身體力行的,通過劇場展現出理論的精粹,還有最重要的是戲劇工作者所投放的真摯情感。艾思林並不是一個只會空談理論的人,他的理論是經過編導的實踐,累積了經驗,加上過人的觀察力所匯聚而成的。因為戲劇的意思就是「行動」,沒有實踐,任你講到天花亂墜,也是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