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icetheatremagazine | 22nd Aug 2014 | 十方一念 | (155 Reads)

一念動,意象從十方來
陳恆輝
(Part 1)

十方一念

達摩大師有云:

若識心寂滅,無一動念處,是名正覺。

我是一個凡人,我又是一個創作人,那麼,念頭自然多,而且是愈多愈好。想成佛難嗎?想得到正覺難嗎?我想,暫時我能利益眾生的,就是我的「古怪」念頭,我所擁有的,也只有這些在我腦海中不斷浮現的想像世界,所以我只可以在我今生,將她們在某一空間內呈現,這個空間,叫做劇場。

我希望每個作品,每個念頭,能帶觀眾到不同的境地,而其主要的目的,是用不同的切入點去審視我們的人生。

今次我的一念,會帶大家到哪裡去?

第一天排練,我帶著的可以說是「零」。沒有劇本、沒有台詞沒有角色人物表、沒有佈景及服裝的概念,也沒有一個令所有人能夠「心安」的………方向。在我腦內只有四個人名--張愛玲、達利、華格納和亞陶。我有的是八個演員以及一班經常合作的設計師及後台朋友。我記得這個開排的第一刻,由一股力量開展我們的排練,這力量叫「信」。

「信」是信心,沒有信心,那敢踏入排練場?

「信」也是信念,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初發心,尊重自己的心。

初發心是甚麼?世上知名藝術家多如恆河沙數,為何我會選他們四位?很多人都問我這個問題,答案有兩個:

一、這四位名家的藝術風格對我在創作方面有一定的影響。
二、反叛。

我愛他們的反叛,一種不需高聲呼叫、不盲從附和、一種屬於自由的、和平的、在藝術的形式中,打開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創作從來都是「開天闢地」,編作劇場就更加如是。人是這片創作天地的重要元素,所以我先利用工作坊的模式排練,讓我充分認識每位演員的特性。創作必先有框,所以第一步就是打開一個非敘事的演出框架。我讓我的腦放輕鬆,隨之看到的,就是一個男的背著我,他辛苦地在一片黑暗的土地上開墾,完成一個框,然後跳入其中,從而開始一段遊歷。

看了實驗展演的觀眾們,有些看到歷史及人的進化過程,我想,是這個神秘的男人提供了這個詮釋的信號吧。

有很多人物從一開始就出現了,他們是誰,那時候我也不知道,就讓他們出現吧,走著瞧,慢慢地,這些「角色」自然會找到自己的歸宿。

進入排練第一段有關張愛玲的部分時,大家資料搜集得非常充足,但這一段戲應該是甚麼?我最初的構思是一段較寫實的戲,內容大概是九十年代中的美國,一男子搬到一間大廈去住,隔鄰住著一名女作家。整個戲也在回憶與現實中穿插,男子所回憶的,是中學時期他和一位喜歡閱讀張愛玲文字的女同學之間的關係。由於我覺得這些片斷及畫面,太「電視劇」了,並不適合這齣戲。

而且,回憶都始終是回憶,就留她在回憶的國土裡吧。

於是,我帶領演員尋找屬於張愛玲的「符號」,再用符號寫成新詩,從新詩的意境中開拓境域,創造了一個以形體動作為主,極少台詞的一個「非常」張愛玲的段落。

第一次實驗展演演出的片段就是序幕「十方」及第一場「天才的惡夢」,即張愛玲一段。實驗展演是我團的新嘗試,所以第一晚大家都比較緊張。記得那一晚的演出大家都能夠保持水準,而觀眾看後的反應很不一樣,有觀眾認為做張愛玲就一定要用她的文字,好像某劇團的改編手法就是最好示範,但亦有觀眾覺得我這個版本更有啟發性,她說:

我自己是相當欣賞這個(不再以對白為主導)做法……我覺得只原原本本地重現張愛玲的作品是沒有意思的,因此我很欣賞這樣的做法。很多電影及舞台劇的改編都著意地、完整地將整個故事放在觀眾面前,又或者將作品中有魅力的地方重現,例如將張愛玲的文字用讀劇,甚至用朗讀的方式表達,電影方面只會用黑畫面再配上小說文字。因此撇開對白、文字的做法,是突破了過往「改編」的框框。

不同意見的出現亦代表了這部作品能引發不同的思考,加上之後幾晚的觀眾都表示一致的讚好,亦為我們團隊打了一支強心針,然後開展到達利的片段。

…待儥

演出詳情
《十方一念》Once the Muse Speaks
粵語演出 附中英文字幕
In Cantonese with Chinese and English surtitles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Studio Theatre, Hong Kong Cultural Centre
29-30.8.2014(星期五至六Fri-Sat)8pm
30-31.8.2014(星期六至日Sat-Sun)3pm
$200 $160
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票務查詢 3761 6661
信用卡購票 2111 5999/http://www.urbtix.hk/
節目查詢 2784 7938/http://www.alicetheat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