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的江濱柳
梁智聰

賴聲川的劇本集二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暗戀桃花源》的演員表張貼出來了。看到的第一個反應是不知所措,定過神來,看看手裡剛接上的劇本,又聽到旁邊的同學說說自己當上的角色,乍驚乍喜,驚的是心裡,似乎還沒準備擔上甚麼重要角色;喜的是這對個人的學習上,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和幫助。

經過第一回圍讀,也聽過導演對劇本的一些看法和理解,便隨即一次又一次地翻看劇本中有江濱柳的部分。在開排的前期,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戲中戲的部分。一想到他「史詩式」的經歷,而又要由年青時期一下子跳到老年,期間足足有四十年,真的毫無頭緒,怎樣才可以填補呢?結果,最先做的一步是把所有時間性的問題列出來了。究意何時到昆明讀大學?何時到上海?何時入院?清楚了,好讓自己有一個總的概念。

排戲初期,總不知怎樣做才好,心裡每每都是緊張非常,恐怕做不到,恐怕做不好,再加上顧慮著演技課上的問題,究意自己是否真的在做(BEING),還是在做戲?有沒有理會對手?一連串的老問題總會纏繞著我,鬆不下來...

再者,在角色方面,自知對當時的背景和人物都不太熟悉,於是便到圖書館查看有關資料,看過電影版的《暗戀桃花源》、《滾滾紅塵》,當然亦少不了翻閱家中的資料,《國史縱論》及從前的歷史書,希望豐富一下有關方面的內容。

三月八日,縱使排戲還是不太順利,但今天是有一點進展的,有點方向了吧!很想快點跟角色勾搭上。欲速則不達,更何況要下多些苦功,要找些中日戰爭和國共內戰紀錄片看看,亦要找找雲之凡對我的重要性,隨後便借了《南京大屠殺》、《上海》等資料片,從中找到了一些感覺,盡可能都把畫面印在腦中。回想過來,要瞭解一個人物的背景,隨了想像以外,還真的要在資料搜集上花多一功夫。或許,演員在閒常的日子,就應該多存些資料在腦中。

三月十日,這兩天來的排戲終於有新進展了,排戲真的開始了!導演在排練期間說上一句:「你在台上的依據是你的對手,必要為你的對手做戲!」這看似都是演員的老生常談,但就是很容易忘記,銘記於心吧!說老實的,縱使創造角色上有多牢固,在台上要是沒有理會對手的存在,及至一舉一動的反應,哪還有「戲」嗎?

談及到自身的問題,作為演員的我,真的要勇敢一點,常常不敢真實反應當下是我的毛病,只依舊做著,不過不失,結果便會沒有了新的刺激,亦找不到新的東西,只求安全,不去冒險,是當演員的大忌!又在排戲的期間,常常跟導演說我不知道甚麼甚麼,對這個這個不太清楚,想問得明白,最後導演告訴我再不要說「不知道」和「不清楚」,演員要自己作選擇,無論是錯是對,都先要做出來,那樣才能跟導演討論,要不然就不要說了。一個演員越是能創造,越是能自己找到了解決問題的方法,便越是有價值。

三月十五日,老師說看過我演《浮石傳》(MASTER WORKSHOP) 後,發現我還是不知有甚麼東西阻礙著...接著便談及到我整個人,同學都說了很多,知道了後...我到底要做甚麼呢?讓自己的感受出來!我沒有嗎?就是沒有吧!要不然人們又為何感受不到...哎呀!...信心!可以來找我嗎?不!我是要主動點的,繼續尋找吧!

「阿力你得架!」一位同學跟我說。我,相對無言...不是第一趟聽到這話了,何時再不需聽到這話呢?到那一天,我便真的行了。我要前行!

三月十七日,「...慢慢我自己也就再不相信了,結果我失去了信心...我的戲也演得差了...我不知道這兩隻手該放到哪裡,我不知道怎樣站在台上,我控制不了我的聲音。你不能想像到,一個人明知自己演得很壞時會是甚麼感覺...」這是《海鷗》裡妮娜某部分的台詞。晚上的 總綵排也來得不太順意...但我要克服啊!我要面對!我要演得好!我要投入(COMMIT)!我要打破框框!不要想,我是一個好演員! 媽,我是江濱柳!

這陣子,上學和排戲都沒有多大信心,但事情不會等著我,都硬頭皮應付過來,都想不出解決方法,也不知怎樣可以做得好一點,唯有叫自己加油,叫自己不要想太多。

三月十八日,排戲的過程中終於吸多了導演要的青春熱血。導演說現階段還有很多改善空間,我明白這句話的深意。然而,我還是聽清楚導演另一句話:「沒NOTES的,就是他認為可以的了。」雖然自知演得不大好,但這句聽入心了,至少這可讓我放鬆一點,不要死認真!

「不要死認真」是上回排《ROBETTO ZUCCO》時,朱仔老師給我的忠告。要演活角色,作演員的就是要輕輕鬆鬆,在集中的情況,玩多一點,這樣才能找出無限可能性。想多一點,就是不要計較對與錯,戲劇只是一個遊戲,玩得投入,才會高興,才會在當中尋得樂趣,觀眾才會欣賞和被感染。頑皮多一點,玩樂多一點吧!

三月廿六日,似乎想通了:沒信心,所以緊張,但這就是刺激啊!有刺激才會想去做下去!這就像我喜歡玩各式的機動遊戲一樣。我要喜歡我選擇的,我要喜歡我所做的。

三月廿八日排戲新體驗,話說晚上排戲完畢,再跟雲之凡相約到灣仔海旁,看看那「黃埔江」,感覺很好!對岸的燈火、海水的味道、船笛聲、海浪拍岸聲、涼風輕吹...之凡,讓我再看你一眼。這階段,我想是轉捩點吧!又跟對手談過了一點,要準備的都已準備好了,亦有一定的方向,只欠自己的信心和動力,一再叫自己在排戲的過程投入,找緊對手,清楚自己的目的,要在對手身上得到東西,亦要給予對手好食糧。

四月五日,跟對手有點爭執,他說我不是跟他交流,說我只顧觀眾;我嫌他彷彿沒有集中,沒有投入,還在過程質疑我的一舉手一頭足...跟對手鬧過以後,心裡似乎多了一團火,是一顆爭勝心,又是一份鬥心。這團火,或許就是我正需要的,不要得過且過,不要被他人看不起!我要燃燒。

話說回來,我知道自己愛上了江濱柳,亦找到了自己跟他的共同處。我想這是創造角色的過程中必須要找到東西,就算角色距離自己多遠,也要找到,要不然根本沒辦法,亦沒信心演下去。愛上角色,才會明白他一行一語的動機;找到跟角色的共同處,才能把自己與角色距離拉近,才能與角色混然一體。

這是我在場刊寫上的:

    「我是江濱柳。只有一個夏天的愛情,換來是心裡一生的等待。
      我喜愛江濱柳。只有那個時代的人才有的辛澀經歷,正是現代人
      所缺失的。
      我羡慕江濱柳。由此至終,他都是如此幸福。
      我要 我要追尋 我要 我要追尋」

在演藝的路途上,我緊持追尋下去。

註:寫於演出後的一星期。
     二零零七年八月作了一點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