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看《暗戀桃花源》
梁智聰

暗戀桃花源

自得知香港話劇團於本年劇季會上演《暗戀桃花源》,便一直期待著。又想自己也曾演繹劇中一角──江濱柳,便更是熱切希望能看看前輩們的演出。不得不承認,我對江濱柳這個角色是有一點情意結的。我喜歡江演柳。我羡慕江濱柳。縱然未曾有過他的經歷,未曾有過他的年月,但我是江濱柳…都說遠了,要是想多看一點我跟江濱柳的關係,可續看「我的江濱柳」啊!

話說回來了。是次《暗戀桃花源》的演出,是中、港、台的合作成果,這是一個恰當的配搭,尤其是有關兩個不同的劇團在爭用場地的片段,便更具真實感了。談到劇本,其實當中包含了四個故事:「暗戀」── 一齣悲劇(戲裡的導演這樣說)。江濱柳與雲之凡蹉跎戰亂,相逢相別又相逢的故事;「桃花源」── 一齣喜劇(戲裡的袁老闆這樣說)。老陶因妻子春花有別的男人(袁老闆)而遠走,碰撞之間來到「桃花源」;兩個劇團爭用場地;一名陌生女子正尋找劉子驥。

賴聲川先生於導演的話裡說:「《暗戀桃花源》是我諸多作品中最經常被重新搬演的一部…我越來越感覺到,時間未曾淡化它,而是越來越彰顯出它自己旺盛的生命力。」這話說得真沒錯,小弟曾看過電影版的,看台灣舞台版的影碟,也有兩個不同的版本,自己又做過一趟,到今回看到的,全都同中見異。當中桃花源和陌生女子的片段,可塑性更高。前者主要集中在老陶、春花和袁老闆的互動性,他們的打打鬧鬧,追追逐逐,無一不依靠演員的默契;後者陌生女子尋找劉子驥的原因、劉子驥是誰等問題,相信每個演繹陌生女子的演員,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吧。《暗戀桃花源》就是這樣的一個劇本,在已尊下的根基上,還可有千變萬法。

「當我被問及關於《暗戀桃花源》的“主題”、“意涵”、“意圖”等時,我總是不願多說甚麼…每一個人都可以從看到不同的內容,延伸不同的聯想。」導演的話裡說。

在我看來,《暗戀桃花源》給觀眾開了一個玩笑。前文寫到「暗戀」是一齣悲劇,「桃花源」是一齣喜劇,就連劇中負責排練的人(導演和袁老闆)也分別這樣道明,奈何看清楚一點,那正正是相反的啊!

道「暗戀」中的江濱柳是悲劇的人物,因為他與雲之凡在「好大的上海,我們還能在一起,想不到…小小的台北把我們給難倒了。」這是悲哀,還滲出了一絲婉惜。然而,看乎江濱柳和雲之凡,他們都不是完成了心願了嗎?而且還能相見了,那不是很好的事情嗎?或許,有人會說,為何要這樣理智啊?不得感性一點嗎?對不起,我是由衷的知道江濱柳比誰都幸福,由始至終,他都能被人所愛,雲之凡如是,江太太也如是的深愛著他。他是最幸福的了,我羨慕他。
  
那邊廂呢?「桃花源」便是一齣悲劇。老陶尋得桃花源,感覺逍遙,感覺舒暢,一心回家跟妻子(春花),共同過渡好日子,怎料妻子真的了別人(袁老闆),還生了一子…對於老陶來說,這不是晴天霹靂了嗎?黯然離開,離開到哪裡?回桃花源…已找不著了…還能到哪裡?不知道!這不是悲劇,還是甚麼?
  
最後還想一談的是陌生女子尋找的劉子驥。劉子驥是甚麼人呢?在陶淵明的《桃花源記》中的尾段,切實談到了這個人物:「南陽劉子驥,高尚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後遂無問津者。」個人認為,在原文中的意義是理想撲空的象徵。那麼在《暗戀桃花源》裡,他有存在著甚麼意義呢?陌生女子聲稱相約了劉子驥,奈何到劇院關門,他還是沒有的出現,然而「陌生女子也還站在台上,等候“劉子驥”。」我想,這是反對陶淵明的消極態度而寫下的,只要「理想」一天沒有消失,便代表著還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