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真實與虛幻的迷宮
安東尼奧尼的電影世界
陳恆輝

米‧安東尼奧尼

書名:米.安東尼奧尼
編者:張紅軍
出版社:西南師範大學出版社,1992年

(作者按:這篇文章原是我在1995年為星島日報的「影癡書會」所寫的其中一篇書評,現因大師的離世而「重見天日」。本來在理性上想為內文作大幅修改,但最後感性打敗理性,因此這篇文章便「原汁原味」奉上。)

「藝術家創造的關鍵不再是一個事件本身是否真正發生過,重要的是要善於虛構和要有一個明確的想法,不管這種想法能否被現實所証實。」意大利導演安東尼奧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 如是說。

今次介紹的這本書,是由張紅軍編著。相信如果有留意內地出版的電影書籍的讀者,對張氏都不會陌生。他於八十年代在中央戲劇學院修讀導演訓練班,剛巧那時中國電影資料館舉辦了歐洲電影回顧展,他在觀賞電影的過程中,深深被電影大師們獨特的影像及風格所吸引,從而對研究歐洲電影產生了興趣,希望能夠有系統地介紹大師們創造電影的過程,於是撰寫了一套《現代主義電影大師的創造》系列的叢書,而《米‧安東尼奧尼》就是其中一本。

很多人會誤認為安氏的電影事業是從六十年代開始,因為他的名作如《迷情》(L' Avventura) 及《夜》(La Notte) 等都是在那時拍攝的,但其實早在四十年代,他已經開始拍攝紀錄片,而五十年代是他影像風格的摸索期,同時他亦開始劇情片的拍攝工作。作者為了完整地介紹安氏的導演生涯,故把全書分為六個章節。首章主要介紹及分析他在成名前的創作歷程。在作者眼中,這段時期是奠定安氏後期風格及題材的重要階段,例如書中提到他在瘋人院拍攝精神病患者的生活狀況時,他們的精神心理狀況及行動在安氏的腦海裡留下了強烈又深刻的印象,這正影響他之後拍出了一部部揭示人類孤寂與焦慮的影片,帶領觀眾進入一個又一個真實與虛幻的迷宮。

安氏的電影是很「感覺」的電影,從本書中談到他拍攝影片的過程中便可得知。他很著重「自然」,而他所謂的「自然」,除了是指大自然及社會環境對人之間的影響之外,亦包括了演員的演技,演員一定要自然及生活地演出,而非造作地、虛假地扮演。安氏很會發揮每位演員的「個性和氣質」,使觀眾對影片中的角色人物留下深刻的印象,Monica Vitti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書中亦仔細記錄了他與演員們的合作過程。

個人比較喜歡第四章—色彩編。1964年的作品《紅色沙漠》(II Deserto Rosso)是他第一部影色電影,本書作者透過安氏不同顏色的運用,解釋他作為導演的意圖及其象徵意義,解說得條理分明而又具說服力。

去年(即1994年),在電視中看到這位大師獲得奧斯卡大會所頒發的終身成就獎時,他已是一個白髮蒼蒼,而且中了風的老人家,可是從他的雙眼中,仍可看見其生命力及對拍攝電影的熱情。今年,我們終可欣賞他闊別影壇十三年的新作《雲上的日子》(Al di lá delle nuvole)! 雖然此片有雲.溫達斯協作拍攝,但安東尼奧尼那種揭示人類內心深處的孤寂感,仍能保留在每格菲林中,深深觸動影迷。

(原載於1995年星島日報「影癡書會」,2007年8月略作修改)

2007年後記
十多年後再讀上文感到太過單薄,因此再從本書抽取以下文字與各位分享。

    我認為所有那些所謂的意大利新現實主義影片,就它們特定的時代而言,代表了最真實、最準確、同時又是最恰如其分的電影化表現方式,其中有不少是真正的傑作。總之,那時週圍一切事態都極不正常;現實中充滿了急待解決的問題。當時的事態和局勢是極其反常的,而當時最值得探究的問題也許是個人與環境、個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了…因此,我認為像《偷自行車的人》那樣的影片…就是適合當年那個時代的需要的影片。當時確實完全不需要深入主人公的內心世界,了解她的個性或他和妻子間的親密關係;這一切都可以略去不提。最重要的是明確他和社會的關係。這是當時新現實主義影片最關心的問題。但是,等我開始拍片時,情形已頗不相同,所以我的方法也不相同。我登上舞台晚了一些,這時新現實主義電影那最初繁榮的景像雖然還是健康的,但是已經開顯露出枯竭的徵兆了。因此,我不得不停下來考慮考慮在這個特定時刻,值得探究的是哪些題材,實際情況怎麼樣,事物的本來面目究竟如何,人們到底在想些甚麼。看來我前面說的那種人與社會的關係已不那麼重要,而重要的是考察每個人的本身、揭示他的內心世界,從中看出他歷盡滄桑以後—這包括戰爭和戰爭剛結束後的局勢,現實生活中的一切足以給個人和社會烙印的重大事件—在內心殘留下來的一切,看出那種剛剛露頭的不滿心情,它大致預示了後來在我們的心理、情感甚至道德觀念上很生的變化。

上文是安東尼奧尼於1961年3月16日在羅馬電影實驗中心為學生和教員的部份談話節錄,希望可以加深大家對他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