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安東尼奧尼「三部曲」之二:《夜》
陳恆輝

La Notte

對我來說,意大利電影導演米高安哲羅‧安東尼奧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 的電影是(有關)「城市的電影」,有時候,我亦覺得它們才是最優秀的「公路電影」。

《夜》(La Notte) 拍攝完成於1961年,它是安東尼奧尼「關於人類情感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曲。演員有馬斯杜安尼 (Marcello Mastroianni),珍‧摩露 (Jeanne Moreau) 及莫里卡‧維蒂 (Monica Vitti)。

《夜》的故事是講述一對夫婦在十多小時內發生的事情。Giovanni (馬斯杜安尼飾)是著名的小說作家,他與太太 Lydia 結婚多年(珍‧摩露飾),感情轉淡卻沒有正面面對。影片是由探病開始,Lydia 不忍看見受病魔侵擾的好友 Tommaso,獨自跑到醫院門邊獨自飲泣,而 Giovanni 離開病房後卻被鄰房女病人勾引到其病房內做愛。

影片在這裡開始,一直散發著慾欲的抑壓與爆發的病態氛圍。全片看似散漫無戲劇性,一貫安東尼奧尼的反正統敘事形式的手法。戲劇的張力及角色的關係與衝突往往都被角色所隱藏,直至最後一場戲才真正展露出來。影片的中段,Lydia 從 Giovanni 的新書發佈會中「成功逃出」(又再從 Giovanni 身邊獨自離開),走到荒僻的一處,就在這個時候,鏡頭出現的人與景,跟影片的主人公 Lydia 呈現出一種兩者格格不入的狀態,而這種狀態正正創造出「雙重抽離」的效果,第一,片中人物對她所見的情境與人物感到陌生;第二,觀眾在觀看時,被登時從影片的情節中抽身,停止移情,轉入較理性的時刻,思考有關主人公與境物,甚至與其身處的社會問題,之後,安東尼奧尼透過街上人們凝望 Lydia 的這一段戲,展現出 Lydia 存在著極度不安的情緒及反應。安東尼奧尼這種「導演處理」,在往後的作品運用得更具成熟,如第三部曲《情隔萬重山》(L' eclisse)。

故事的重要時刻,當然是發生在那個晚上。在富裕人家所開的派對,盡顯出資產階級的空虛、焦慮及不安。Lydia 放任地遊走於大宅的每個角落,而 Giovanni 卻與富豪的女兒 Valentina 藕斷絲連。就在夜最深之時,Lydia 收到了一個消息…

影片結束於清晨,經歷過這一夜的「煎熬」後,向丈夫 Giovanni 坦白說出她與 Tommaso 的往事。之後,Lydia 拿出一封信,並向 Giovanni 讀出信的內容:

    透過你的面龐我看到了一個純結優美地幻像,從另一個角度反射出你和我,它包含著我的一生,我的未來,甚至我和你相遇以前,我一步一步向你走近的那些年代。這當中最奇幻的一幕便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你從來就是屬於我的;這一個夜晚將永無盡頭,將無限地持續下去,而你就在我身邊…你身體的溫暖,你的思想,你的意願和我的融為一體。那一刻,我意識到了我是多麼愛你,強烈的激情使我熱淚盈眶。我覺得那一切永無終止,將要佔滿了我餘生中的全部歲月,不只是靠得這樣近,而且感到我們是彼此屬於對方—這樣的生活沒有任何人、任何東西可以破壞,我們面臨的只有一個威脅,就是對這種生活習慣了而變得麻木不仁…這時,你漸漸醒來,睡眼惺忪地微笑著,伸手把我抱住。於是我感到不再擔心,我們會像此時此刻那樣永不分離,被某種比時間更長久、比習慣更堅固的東西緊緊聯繫在一起。

信讀完後,Giovanni 問她,這信是出自何人手筆時,Lydia 的答案是…

「沒法解決」,這可以說是很多安東尼奧尼電影人物的命運。在《夜》中兩位主人公 Giovanni 及 Lydia 最後的激烈擁吻只是一廂情願,兩人之間的問題還未解決,但他們的故事就此完結。Lydia 閉上雙眼,雖任由 Giovanni 愛撫,但已往的感覺,卻隨著晨風飛逝。

夜已盡,日已升。
人的心卻像月蝕一樣,
慢慢變得黑暗無光。

長路漫漫入夜深,

這一個夜晚將永無盡頭,將無限地持續下去。

註:Giovanni 的情書引用自中國電影出版社於 1986 年出版的
《奇遇‧夜‧蝕 安東尼奧尼電影劇本選集(上)》